哲麗小說 >  蕭初然 >   第423章

-

第423章

洪五爺一聽葉辰吩咐,表情一凜,立刻拿起匕首,對手下說:“來人,給我按住他的腦袋!”

劉銘嚇瘋了,拚命掙紮、拚命搖動腦袋,他死也不願意讓人在他腦門上刻下窮吊兩個字,這兩個字,可是他每天掛在嘴邊、罵彆人時候的口頭語啊!

這幾年,劉銘家裡是賺了點錢,他的生活也越過越滋潤,於是他整個人也越來越飄。

出門,看見撿垃圾的,會罵彆人是窮吊;

上街,看見車不如自己的,也會罵彆人是窮吊;

前段時間,一個穿美特斯邦威的高中生,不小心把奶茶蹭到了他的dior外套上,他直接把對方打成腦震盪,對方父母趕來的時候,他還罵對方:“一家窮吊,把你們全家賣了都他媽不值老子一件衣服!”

說完,揚長而去,一分錢醫藥費都冇賠償。

昨天晚上,他出去趕飯局,見道路堵車,開著自己的瑪莎拉蒂逆行上了人行道,把騎車的人逼得隻能抬著車到路邊給他讓路,結果有一個老大爺動作稍微慢了一點,他下車就一腳把老大爺踹到了路邊的綠化帶裡,然後還一口痰吐在對方臉上,罵了一句:“曹尼瑪窮吊還敢擋我的路?這次踹你一腳,下次就他媽撞死你個老東西!”

說完,直接開車走人。

哪怕就在剛纔,他自己冇有素質、搶彆人的車位,結果蹭了車,反而一開口就罵董若琳、罵葉辰是窮吊,囂張程度可見一斑。

如果他現在腦門上被刻上窮吊兩個字,那真是對他人生、對他性格、對他所作所為的最佳懲罰!

洪五爺見這小子來回掙紮,不讓自己刻字,立刻咬牙罵道:“你要是老實配合,我就在你腦門上刻兩個字,但你要是跟我在這鬥智鬥勇,那不好意思,我不但要在你腦門上刻窮吊兩個字,我還要在你左右兩側腮幫子上,刻上大大的窮吊二字!”

說完,洪五爺覺得不解恨,又道:“對了!你不就是覺得你爸這兩年賺了倆錢,就飄的不是你了嗎?那我就讓人把你爸抓來,在他臉上刻上窮吊之父四個大字!然後告訴他,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

劉銘真是被嚇住了!

自家雖然有點錢,但真要跟洪五爺對著乾,那是不可能的!

光洪五爺的小弟,一人一刀也能把自家人都剁成肉餡!

而且,洪五爺的上頭,還有宋家,誰不知道,洪五爺就是宋家在道上的一條狗?

可是,就算他隻是宋家的一條狗,也絕不是彆人能夠惹得起的!

如果他真的在自己臉上也刻了窮吊二字,自己以後還怎麼見人?

如果他真的在自己爸爸臉上刻上窮吊之父四個字,自己爸爸以後還怎麼見人?

到時候爸爸怕是會氣的把自己活剝了!

於是他隻能一邊哭,一邊哀求道:“洪叔叔,求您手下留情,刻小一點行不行?”

“滾蛋!”洪五爺直接一耳光抽在他臉上,罵道:“還他媽跟我討價還價?”

劉銘噙著淚,內心委屈害怕至極,但卻不敢再跟洪五多說一句。

洪五讓人死死抓住他的頭,準備先用匕首在上麵刻了一個窮字。

葉辰掏出手機,打開了視頻錄製。

劉銘雖然求他刻小一點,但他哪敢怠慢葉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