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麗小說 >  蕭初然 >   第1748章

-

蘇知非興奮不已的說:“他的意思是願意考慮我們的提議和條件,不過還是希望能夠麵談一下,你怎麼看?”

蘇知魚說:“我覺得冇問題啊,給他回個電話,讓他明天一大早就到酒店來找我們談,如果談的好,我們就跟他合作,高橋真知那邊就不再談了;如果談不好,我們就直接去跟高橋真知簽合同!”

“好!”蘇知非興致沖沖的說:“我這就給他回個電話!”

蘇知非話音剛落,此時從酒店走廊的天花板上,忽然極速衝下四個渾身黑衣的忍者!

蘇知魚和蘇知非根本冇來得及反應,就已經被對方製服。

蘇知魚驚恐不已的吼道:“你們是什麼人?!”

其中一個蒙麵忍者冷聲說道:“蘇小姐,我是伊藤先生的手下,找你有點事情,還請你委屈一下!”

“什麼?!”蘇知魚和蘇知非均是目瞪口呆!

蘇知魚心中驚駭不已,暗想:“伊藤雄彥剛纔還打電話來,說要重新跟哥哥談判,怎麼一轉眼忍者就殺過來了?!”

“難道,他重新談判是假,綁架我們纔是真?”

蘇知魚急忙脫口道:“幾位,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們剛要跟伊藤先生重新約定會談,你們這是做什麼?”

那人獰笑一聲:“蘇小姐,該問的問,不該問的就不要問,老老實實跟我們走一趟,我們不會要你們的命,但如果你們想反抗,或者是使什麼花招的話,那不好意思,我會讓你們兩個死在日本!”

蘇知魚察覺到事情可能有些不對,脫口道:“幾位,如果是錢的問題,你們儘管開口,多少都可以,無論你們受什麼人指使,我都可以給你們雙倍,甚至三倍四倍的價錢!”

那人冷笑道:“不好意思,我們忍者一向講究信譽,所以就請蘇小姐和蘇先生委屈一下了!”

說罷,他立刻對身邊兩人使了個眼色!

這兩人立刻從口袋裡,拿出了兩條特製的手帕。

手帕中,灑入了大量的乙醚。

蘇知魚和蘇知非還冇來得及尖叫一聲,就被人用手帕死死捂住了嘴。

緊接著,一股化學藥水的味道直撲鼻息,讓他們兩人立刻失去了知覺!

隨後,兩名忍者將兄妹二人分彆扛在肩上,用帶子捆紮牢固,直接從酒店房間的窗戶拋出速降繩索,帶著他們身輕如燕的從牆外滑落地麵。

外麵,兩輛商務車已經等候多時,黑衣忍者將昏迷不醒的蘇家兄妹二人扛上車之後,兩輛商務車立刻飛快的駛離現場!

這一連串綁架,簡直如行雲流水,整個酒店根本無人知曉,蘇家兄妹竟然已經被人綁走!

更可怕的是,蘇家隨從十餘人,此時在各自的房間內,均已經中毒暴斃身亡。

殺死他們的,是這夥忍者使用的軍用沙林毒氣。

這種毒氣是軍用的化學武器,1995年,曾有人在日本地鐵製造恐怖事件,使用的就是這種劇毒的化學武器。

沙林毒氣經呼吸道或者皮膚黏膜侵入人體之後,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造成受害者死亡,致死劑量甚至僅需10毫克。

兩輛汽車飛快駛離酒店之後,車裡為首那人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鬆本先生,人已經抓住了,蘇家其他下人已經全部死亡,我們在他們的房間裡,隱秘的留下了騰林家族的專屬印記!”

電話裡,鬆本良人興奮不已的聲音傳來:“很好!非常好!你現在就帶著他們去京都等我訊息,在需要的時候殺了他們、把他們的屍體藏進伊藤家族在京都的府邸!蘇家長孫和長孫女被殺之後,伊藤雄彥死也洗不清嫌疑!但是,現場有騰林家族的專屬印記,伊藤雄彥一定會認為,這一切都是高橋真知嫁禍,孫家也一定會派人過來給他們的子嗣報仇,東京,這下有好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