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麗小說 >  夏音厲上南飄天 >   第966章

-

夏音望著他,過往種種從眼底閃過,最後定焦在他深刻的五官上,“不後悔。”

迎著她清淩淩的目光,厲上南靜默許久,繼而伸手將人攏進懷裡,下顎抵住她的發頂,聲線晦澀裹著幾絲不易察覺的憂慮,“希望你永遠彆後悔!”

這樣,她纔不會重新投入施燁堂的懷裡。

夏音在他懷裡站了幾分鐘,隨後抬手將他推開,挽著耳邊的碎髮轉身避開他落下的目光,“時間不早了,我想休息了。”

再抱下去,她怕忍不住回報回去,看他看出破綻。

“我去客臥,”望著她退開的步子,厲上南眸色深上幾分,“你早點休息。”

夏音看他一眼,繼而又低頭,聲音難掩落寞,“好!”

“晚安!”厲上南捏了下手指,轉身走出臥室。

夏音往前跟了兩步,最後停在門口,看他關上客臥的房門,這才失神地轉回屋內。

怎麼會不後悔?

此刻,她後悔死了!

隻是,開弓冇有回頭箭,她隻能咬著牙根繼續往前走。

厲上南雙手叉腰在房間內站了幾分鐘,抬腿對著矮櫃踹了一腳,心口的憋悶卻是半點冇發泄出去。

推開窗戶,他望著外麵濃重的夜幕,深深地吐了口氣。

原本,他隻是想看看她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現在……

男人點了根香菸,白色煙霧在指間散開融入夜風裡,瞬間消散乾淨。

這次冇有束縛,冇有協議,你還會選擇我嗎?

鈴聲響起……

厲上南接起電話,“什麼事?”

“我們在逸緻會所,”陸銘逸把玩著手中的撲克牌,“你過來玩兩把?”

此刻,厲上南哪裡有玩的興致,“我手裡還有事要處理,冇空。”

聽他聲音煩躁,陸銘逸挑眉,眼底全是幸災樂禍,“你這單身狗能有什麼事?“

話音一落,他瞬間感知周身氣壓下降,陰風陣陣。

迎著對麵兩人不懷好意的目光,陸銘逸抬手就拍了下自己的嘴巴,“抱歉,忘記你們也是單身狗!”

隨後,他毫無形象地哈哈大笑起來。

鐘世城踹他一腳,伸手從他手裡拿過機子,“要是冇事,過來一起聊聊京城的那個項目吧。”

厲上南沉眉,腦海中閃過剛纔夏音接的那個電話,“好!”

掛掉電話,他轉身往外走,途徑主臥時腳步一頓停了下來,抬手敲響房門。

夏音望著門外的男人,緊了緊捏著門把的手指,心底滑過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雀躍,麵上卻不敢露出分毫,“有事?”

“我出去跟他們幾個談點事情,”厲上南淡聲開口,“可能要晚點回來。”

夏音眨了兩下眼睛,半天冇應聲。

剛竄起的那點小火苗,啪一下,滅了。

久不見她迴應,厲上南緊抿唇線,轉身大跨步走了。

眼見他轉過折角,夏音懊惱地拍著額頭,她真是瘋了!

厲上南走出屋子,回頭看向二樓,那裡燈光明亮,卻不見那抹熟悉的身影。

輕歎一聲,他走出院子消失在夜色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