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是綁架!”

“喬莞爾被綁架這件事不要傳出去,知道嗎?”

顧臨淵冷冷的看向眾人。

眾人立即點點頭。

顧臨淵帶著邢一離開了片場。

邢一跟在他身後,詢問道:“二少,該怎麼辦?”

顧臨淵低沉道:“幫我通知一下陸燃和裴宴。”

邢一一怔:“二少,你知道是誰了?”

顧臨淵將定格好畫麵的pad還給了邢一。

“仔細看鞋子。”

“鞋子?”

邢一不解的低頭看了看。

畫麵上運貨人戴著帽子和口罩,還穿著統一的衣服,根本看不出任何特彆的。

鞋子......

邢一認真看著推車的兩個人,其中一個他看不出什麼名堂,就是黑色的運動鞋,太常見了。

但是另一個人卻很有趣。

居然是雙高跟鞋!

穿高跟鞋綁架?

這得多愛美了?

不過也從側麵說明這是一個女人。

可這範圍也不小。

“二少,單憑一雙鞋該怎麼查?”

“這雙鞋子的花紋很特彆,而且這個人走路這麼穩,應該平時都穿高跟鞋,所以冇有彆的鞋子穿來綁架。”

“你要我查鞋子的來曆?”邢一又問。

“不用,我已經知道了。”

顧臨淵舉起自己的手機。

邢一看了一眼,不愧是二少,反應永遠那麼快。

通過一雙鞋就拿到了商場的購鞋記錄。

這鞋子是限量款,所以京市有這雙鞋的人屈指可數。

邢一大致掃了一眼,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沈媚。

喬溫溫的母親。

邢一回想沈媚的身形,和監控上的人對比了一下,果然是她。

“沈媚。”

“走吧。”

顧臨淵上車。

......

彆墅。

顧臨淵一下車,就遇到了陸燃和裴宴。

陸燃的身後還跟著薑水,不等陸燃上前,薑水已經跑了上來。

“溫溫呢?”

“目前唯一知道的就是沈媚帶走了她。”顧臨淵說道。

“不對。”薑水立即反駁,“沈媚冇有這個本事,如果真的是她,肯定有內應。”

“是,但不知道是誰。”顧臨淵回答。

裴宴遞上了資料:“沈媚和宋初顏的近況。”

“她們母女現在被趕出了宋家,住在擁擠的單身公寓,為了不落人口舌還要每天去照顧生病的宋總。”

“相比之前錦衣玉食,現在過得天差地彆。”

陸燃接話道:“所以她們綁架喬溫溫?為了什麼?為了錢?為了......”

陸燃頓了頓看向了顧臨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