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瘋了要瘋了,慕星瑤你這是傻了吧,你以為這是彈棉花嗎!”

電視機前,慕星辰聽到慕星瑤的話要哭了。

慕星瑤已經走到了那一架白色鋼琴前坐了下來。

慕雪薇還以為慕星瑤要表演什麼呢,結果居然也要表演彈鋼琴,不由不屑的冷笑一聲。

這個慕星瑤還真是不自量力,就她那樣的連鋼琴都冇有摸過能夠彈出什麼鬼東西來。

恐怕等會兒就要被大家嘲笑了吧。

慕家老宅,宋榆看著慕星瑤居然也要表演彈鋼琴,不由鄙夷的笑了聲。

“媽,你看看星瑤,還真是什麼都要和雪薇爭,雪薇好歹從小學鋼琴,她都冇有摸過,也不怕上了台丟人!”

老太太臉色自然不好看,看了眼慕星瑤,不屑的冷哼一聲。

“丟人現眼的東西!”老太太想著,好在是將這個丟人的東西脫離了慕家,要不然她慕家還不被人給笑話死了。

見老夫人討厭慕星瑤,宋榆就更加高興了。

然而下一秒,宋榆就笑不出來了。

舞台上,慕星瑤這一次彈得曲目真是之前慕雪薇剛剛彈過的《雪》!

若說之前慕雪薇彈得是好聽,那麼此刻,慕星瑤就是驚豔了。

慕星瑤幾乎是將雪的那種靈動空靈之美源源不斷的通過鋼琴表達了出來,讓人想象到了雪的美麗和晶瑩。

彷彿是在訴說著最為纏綿的故事,娓娓道來,驚豔動聽。

讓人覺得,在慕星瑤的手中,每一個音符幾乎都活了似的。

一時間,現場的觀眾和選手評委,還有直播螢幕前的觀眾幾乎是都忘記了呼吸,緊緊的聆聽著這一場音樂盛宴。

安辰更是近乎於癡迷的望著他家大佬。

大佬的琴技又精進了。

直到慕星瑤最後一個音符落下,整個演播廳內才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彈幕上,所有觀眾都幾乎瘋了。

——【嗷嗷嗷嗷,好好聽,怎麼可以這麼好聽。】

——【我收回我之前的話,在這個慕星瑤的麵前,慕雪薇彈得那就是一坨狗屎!】

——【哈哈哈,果然是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啊,怪不得安神直接給了個X!】

——【我能說,我都被這個琴聲給聽入迷了嗎,簡直太好聽了!】

——【樓上你不是一個人,我有預感,這一次的晉級錯不了了!】

……

“不可能,慕星瑤怎麼可能會彈鋼琴,假的,肯定是假的!”

前一刻,慕雪薇還在對慕星瑤不屑一顧,然而這一刻,慕雪薇隻覺得自己被人狠狠的打了兩巴掌。

她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慕星瑤不光會彈鋼琴,而且鋼琴水平還遠遠在自己之上。

慕雪薇陰狠毒辣的目光冷冷的落在慕星瑤的臉上,恨不得直接將這個女人給大卸八塊。

該死的慕星瑤,居然膽敢耍她!

怪不得她膽敢應下這個賭約!

不需要另外三位評委開口,安辰已經率先一步按下綠色按鈕。

慕星瑤淡淡的看了眼安辰,道:“謝謝!”

白雨:“說實話,你驚豔到了我,無論是長相還是琴聲,給你晉級!”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