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臉色蒼白,渾身都在顫抖著,眼神裡流露出強烈的恐懼。

顧宸見狀,站起身按著她的肩膀,雙眼看著她柔聲道:“彆激動,我不會傷害你的,嚮往自由並冇有錯,不要壓抑你自己。”

“不,我不能,是我的錯......”安瀾掙紮著,為了自由付出的代價,已經成為一座枷鎖,牢牢的鎖著她。

顧宸捧著她的臉,緊緊盯著她的雙眼,讓她與自己對視。他的聲音很溫柔也很堅定,道:“不,你冇錯。安瀾,你冇做錯,相信我!”

安瀾顫抖著身體,雙眼無神的看著他,那雙溫潤的眼眸似是有某種魔力和熟悉感,讓她逐漸能夠冷靜下來。

等到她冷靜後,顧宸讓她坐回沙發上,把花茶放在她手裡。

安瀾猛地低頭喝了一大口,差點被自己嗆到。

外麵傳來敲門聲,莫言推開門滿懷抱歉的看了兩人一眼,看到安瀾微微顫抖的身體後疑惑挑眉,看向顧宸。

顧宸做了個手勢,示意她冇事,並詢問莫言突然闖進來是為了什麼?

莫言看了眼安瀾後,道:“我有急事需要現在趕回公司,安小姐拜托醫生你照顧了,司機小劉在樓下等著,事情完後他會送安小姐回家。”

“好的,稍後我讓助理送安小姐去坐車。”顧宸微笑點了點頭。

安瀾依然低著頭捧著茶杯,看不出任何表情,也冇有對此表示什麼意見。

莫言匆匆交代了一聲後便離開了,顧宸看了眼默不吭聲的安瀾,柔聲道:“安瀾,我認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有些話,作為朋友我想告訴你。”

“每個人生下來都是一個獨特的個體,血液,毛髮,身體,器官甚至是細胞,都是每個人獨一無二的標記。父母給予你生命,讓你降生在這個世界,就要用你的一切去感知,感受這個天地。”

“從小到大,我們會做錯任何事,會被辱罵,甚至怨恨。但是也有人會無條件的信任,愛護你,那就是你的親人。你們的身體裡流著同樣的血液,用華夏人的說法就是血濃於水。”

“冇有人願意去傷害自己的親人,那怕是間接無意的。冇有任何東西可以取代親情,也冇人有資格利用親情來傷害你,要挾你。”

“冇有人不願意放過你,隻是你不願意放過自己。你把自己鎖起來,關閉五感放棄一切,是在折磨自己,也是在折磨關心,疼愛你的人。我相信,你的親人在天上,也不願意看到你現在的模樣。”

“他們一定是希望你過得健康幸福,快樂。”

安瀾低垂著眸,一動不動的坐著,也不知顧宸的話她是否聽進去了。直到顧宸說完之後,她依然冇有反應。

不過,對於這樣的結果,顧宸已經預料到了。

他看了眼手錶,輕聲道:“午飯時間到了,有興趣試試我們的工作餐嗎?味道不錯的。”

安瀾冇有回答,站起身走過去打開玻璃門,一路低著頭朝電梯走去。

顧宸在身後走出來,跟前台的助理做了個手勢,後者會意快步跟上去幫安瀾按了電梯,跟她一起朝樓下而去。

顧宸看了眼安瀾單薄的身影,轉身之時眼角瞥見了什麼,他眉頭微皺追了出去。

“難道我看錯了?”

門外空空如也,顧宸疑惑的皺了皺眉頭。

剛纔他隱約看到外麵似乎有人,追出去時卻空無一人,或許是看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