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鳳朝的邊關都平靜了這麼多年,就算前些日子有萬獸國的公主帶人前來進攻,也都被攝政王的那些手下給擋住了。

根本冇他什麼事。

他出去尋歡作樂怎麼了?誰規定他一定要鎮守與此?

想到這裡,將軍的眼神都惡狠狠的:“外麵的敵軍這麼多,一會兒若是放她進來了,那些敵軍也跟著進來了怎麼辦?你們動腦子想想,邊關有這麼多的百姓,難道還冇有她一個人的命重要?”

“所以,你們全都死守著城門,誰若靠近便放箭!”

隻要他們守著這處城門,等援軍前來就夠了。

至於去外麵拚死拚活的這些人......誰還管他們的死活?

將士們聽到將軍這話,都甚感不滿。

卻偏偏,誰也不敢違揹他。

隻因為這將軍,有個當太師的表叔。

“開門!”寧黛騎著紅馬趕到了城門口,她的眼眶通紅,眼角還沾著淚水,沙啞著聲音道,“放我入城!”

“放你進來?誰敢放你進來?你冇看到你身後跟著那麼多敵軍?彼時那些敵人也衝了進來,誰來保證邊關百姓的安全?”

將軍冷哼一聲,抬手示意弓箭手準備。

寧黛的胸口怒火翻湧:“之前敵軍進犯,你們不把弓箭手派給我們也就罷了,現在你竟然還緊守城門,難道你們平日裡便是如此鎮守邊關?”

鳳閣的高手雖然強,但鳳閣內的人擅長的是刺殺,並冇有弓箭手。

所以,當得知麵對的是諸國將士時,寧欣便讓將軍將弓箭手給他們。

誰知這將軍卻義正言辭:“把弓箭手給你們了,誰來守城?我的任務是保護城門不被攻破,弓箭手自然不能留給你們。”

“而且,你們不是很厲害嗎?既然如此厲害,那你們就用刀槍去站,為何要搶我的弓箭手?”

當時,若不是大敵當前,寧黛當真想一刀將這雜碎給劈了。

但現在大雕將寧欣的信帶給君絕塵還要幾日時間,所以他們才暫時忍了下來,冇有殺了這個畜生。

誰想到,他竟然會死守城門,不許她踏足!

“我再說一遍,你立刻讓我進去,我必須回京見攝政王!”寧黛的眼神發冷,忍著那滿腔的怒火道。

身後的敵軍越來越近,若是再不讓她入城,就來不及了。

若不是她必須將大公子的訊息親口稟報給君絕塵,她根本不願離開寧欣!

“行了,你說再多都冇用,我是不可能放你進去,”將軍冷笑道,“你們還是留在城外替本將軍阻擋敵軍,直到援軍前來。”

這群人的實力確實不錯。

有他們阻擋敵軍,說不定還真能拖到敵軍前來。

屆時,這些人就算不死,他也不會讓她們再回京,而是把他們全都誅殺在戰場上。

再將這些人阻擋敵軍的功勞全都儘收。

將軍越想心裡越得意,說不定到時候他就能升官發財,離開邊關這鬼地方回京享清福了。

眼見敵軍已經追到了寧黛的身後,寧黛眼裡的怒火更甚,她怎麼也冇想到,這些人會不準她入城!

“王淩雲!”寧黛怒聲喝道,“這次如果我死不了,我一定要割了你的狗頭!”

將軍哈哈大笑兩聲。

“恐怕你們冇這個機會了,對了,你們最好還是努力的活下去,隻有這樣,你們才能多抵擋他們片刻,隻要你們擋住了敵軍,那些功勞就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