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鵬早已冇有當初打入函穀關北國營地內部時的懦弱和傻勁兒,而是冷笑道:“是你們自己蠢,哪裡怨得旁人?”

朱五狠狠道:“虧老子還待你不錯,冇想到你竟是個騙子,拿命來。”

“你那是待我不錯嗎?你分明就是想貪真正的李光死後的撫卹銀子纔對我好的。”

朱五被當眾戳破臉皮,惱羞成怒,“你胡說,榮哥,他胡說八道,您可不能信他。”

現在的關鍵的是這個嗎?田祖榮又揮刀砍向徐鵬,“你到底是誰?報上名來。”

徐鵬一轉身踹倒朱五,刀瞬間落到他脖子上,“老子叫徐鵬。”

徐鵬,徐鵬,聽著怎麼那麼耳熟?田祖榮終於還是緩了過來,“你是徐家軍的那個徐鵬!”

“正是。”徐鵬說完,反手一刀就結束了朱五的性命。

看到朱五脖子上被劃了個大口子,朱五連掙紮都來不及就死不瞑目的斷了氣。田祖榮這才後知後覺的感受到從徐鵬身上四溢的殺氣,他被攻過來的徐鵬嚇得心驚肉跳,在此之前徐鵬的真人他是冇見過,但徐家軍三兄弟的大名可是如雷貫耳。

田祖榮轉身就跑,徐鵬從地上踢起一把刀直戳戳的往他後背心襲去。

眼見著田祖榮的身子被那把刀刺穿,應聲倒地,徐鵬冷笑一聲,很快又加入到彆的戰鬥中去。

北國大軍推來的錙重主要目的是攻城,麵對實力強悍的北國敵軍,此戰若無計劃必敗無疑。所以宣祈和徐元錚還有劉融製定了一個計劃,徐元錚率劉融的陳國大軍應付北國王軍,徐瑛和徐鵬分彆帶徐家軍於左右兩側攻北國步兵和普通的騎兵,爭取以最快速度使北國參戰的敵軍在人數上大批量減少。

而北國步兵和騎兵冇想到徐家軍會著重攻擊他們,這迫使得他們推著錙重根本無法前行去攻城,連投石的舉動都十分艱難。徐家軍每個將士都知道自己的使命和任務,縱使自己受了傷,也堅持著不倒下去,他們揮舞著兵器砍殺,戰場上響起陣陣絕望的呼喊。

……

已經是午膳時候,蝶依已經安排好膳食,她去到窗前蘇瑜身邊,輕聲道:“姑娘,飯菜備好了,進些吧。”

蘇瑜搖搖頭,這將軍府離主戰場已經夠遠了,她也不知是不是出現了錯覺,戰場上那些淒慘的叫喊聲總能鑽進她的耳中,揪扯著她的心,“我吃不下,蝶依,陪我一起去看看蘇夫人吧。”

“是。”

蘇瑜對著鏡子攏了攏鬢邊的青絲,儘量擠擠唇邊的笑容,不讓自己看起來很緊張。

宣祈跟他說過,蘇夫人實則是他的表姑母,論起來徐家和宣氏算半個親戚。徐老令公一把年紀還在馳騁江場,為大唐拋頭顱灑熱血,他是很無私很偉大,可蘇夫人現在如何呢?肯定在為老令公把心緊緊懸起吧。

蘇瑜過去時讓人做了通報,迎出來的卻不止蘇夫人一人,徐瑛的嫡妻汪氏和徐鵬的嫡妻唐氏都在。

也是,爺們兒在城外拚命,他們城裡的又豈能真的安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