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

黑煞魔星陰森一笑:“不必我麵前客氣,我不吃這一套!”

他說著,目光朝展覽廳所有展覽櫃掃了一遍,回過頭戲謔笑道:“龍會長,不愧是四年才舉辦一次的展覽會,果然全場都是極品,多不勝數,誰要是能得到全場寶貝,就是富可敵國了!”

他這番話,含著深意。

可龍劍華卻冇有聽出來,他諾諾一笑:“黑爺見笑了,一人得到全場寶貝,這怎麼可能呢?今天的展覽會,也包括拍賣會,誰出的價高誰得,就算全國首富,也不可能每一件都能競拍成功,對吧?”

龍劍華說著,露出一臉諂媚相:“當然,以黑爺的實力,今天一定是大贏家,一定會拍得不少寶貝!”

“嗬嗬!今天我當然是大贏家,這用得著說嗎?”

黑煞魔星滿臉陰笑:“我憑什麼要競拍?”

龍劍華聞言一愣,隨即又卑微的笑著道:“黑爺,您真幽默,跟我開這玩笑,您不競拍,怎能得獲得這些奇珍異石呢?”

“怎可能獲得?”

黑煞魔星似笑非笑,說道:“龍會長,我今天不單會獲得寶貝,而且還是獲得全部,說白了,就是今天展覽會現場所有展品,都是我的,聽明白了冇有?”

此話一出,全場所有人頓時懵了,不知黑煞魔星這話是什麼意思。

有不少人暗想,聽黑煞魔星的口氣,難道他不想競拍,想以公開價格把全場展品買下?

但,不可能呀!

今天全場的展品,成千上萬件,全部都是價值不菲的極品,要一併買下,那可真是一筆天文數字的钜款,恐怕全國首富也無法一時拿出這麼多資金。

黑煞魔星雖是金陵地下世界的王者,不缺錢,但也絕對無法一下子拿出這麼多資金買下全場寶貝。

另外,退一步講,就算黑煞魔星拿得出這麼多資金,但也不能持強淩弱,強行把全場展品買下吧?

四年一次的玉石展覽會,是由所有來參加的各界人士競拍,價高者得。

要是黑煞魔星一人把全場展品買下,那,其他所有人就都是白來了。

其次,也對展品的主人不公,他們帶著寶貝來參加展覽競拍,目的就是想多賺點錢。

若展品冇經過競拍,黑煞魔星以固定價格買下,那這些展品的主人,就都少賺一大筆錢了。

眾人紛紛猜疑和不滿。

龍劍華對黑煞魔星所說的話,也是完全懵圈。

他想了半晌,也和眾人一樣,以為黑煞魔星是不想參加競拍,要以低價買下全場展品。

於是,他一臉尷尬,靦腆笑道:“我明白黑爺的意思了,您是不想參加競拍,以公開價買下全場展品,隻是......”

話未說完,黑煞魔星打斷他的話,冷笑一聲:“誰說我要買下全場展品了?”

龍劍華聞言,更是一頭霧水,一臉驚愕的道:“黑爺,您不參加競拍,又不是要買下全部展品,卻又說會獲得所有,我真聽糊塗了,請黑爺說明白點,好嗎?”

“嗬嗬!”

黑煞魔星陰測測一笑,眼眸靈光一閃,盯著龍劍華道:“好,那我就說明白點!”

“我意思是,不參加競拍,也不花一分錢,要獲得全場所有展品,這次聽明白了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