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我會因為你一句空話,就為你龍牙效力?至少給出點誠意,先把蕭彆鶴找出來,到時候,我或許還能考慮考慮。”

陳言搖頭拒絕了。

最主要,他是陳言,可冇有時間一直用蕭遙的身份呆在龍牙,況且,這個女人估計也是坑,上京四美之一,居然是龍牙千夫長?

既然在龍牙都做得如此神秘,隱瞞的天衣無縫。

為何要在蕭遙的麵前顯露真身?

“喂,如果有訊息,我怎麼聯絡你?”龍喵喵見陳言又要走,連忙問道。

“你可以聯絡陳家的陳紫綺。”

......

龍喵喵看著陳言離開,眨眼消失在雨幕中。

龍喵喵上車,一臉的頹敗。

坐在駕駛位的男人,回頭問道:“談得不順利?”

龍喵喵道:“這傢夥高傲的很,哼,讓我先找到蕭彆鶴,他才考慮加入龍牙幫我。”

“跟他父親很像,心高氣傲,但是一旦答應了的事,一般不會食言。”

頓了頓,男人問她,“你有冇有告訴她,你的身份?”

龍喵喵道:“你指的是哪個?龍牙千夫長?”

“你是他未婚妻的事。”

“三叔,他父母二十五年前就去世了,我的父母也不在了,這婚約的事,要不是你跟我說,我都不知道,跟他說這個,不是笑死人嗎?”

“陳家的陳龍,應該是知道的。”

“三叔,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好吧!不過這蕭遙的確是人中之龍,比他爹還厲害,龍牙那位新升起的巨星魔王,就有點外強中乾了,一聽說天訣城要開屠魔大會,他就嚇得躲起來;等天訣城被滅了,纔敢冒頭出來,去整什麼巍山地下世界賺眼球。”

“魔王嘛......,的確不如蕭遙!”龍喵喵點頭認同,“所以我必須將蕭遙爭取過來,可這傢夥,好像不近女色。”

......

陳言在雨幕中行走了一段時間後,就恢複了原來的樣子。

蕭家這邊的事情一結束,他就可以回江州了。

接下來的重點是兩個。

一,找蕭彆鶴;

二,找武盟盟主趙天雄,問那位道長的事;

不過,眼下可能需要先去一趟龍虎山,問問,怎麼將母親的一魂一魄,養的凝實。

回到沐尋霜的家裡,拿到自己的手機。

開機。

發現有幾條簡訊,都是洛可可發過來的。

仔細一看才發現,是秦風通過洛子峰聯絡洛可可,他已經找到曹萬青,並斬下她的腦袋。

“這才兩天多一點,這外來的傢夥居然真的辦到了。”

“看來他的人脈關係還真不是蓋的。”

“如此說來,讓他去找蕭彆鶴的話,是不是更快?”

陳言剛要撥通洛可可的號碼,沐尋霜帶著一身濕透的梁嘉莉回來了。

梁嘉莉一看到陳言,當時臉就垮了下來:“怎麼是你這個傢夥,你跑來我家乾什麼?”

哎,明明是朝思暮想的人,換個身份,就變得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了。

“我來找姑姑!”

梁嘉莉翻翻白眼,懶得跟他說話,徑直上樓去了。

“我去洗澡,媽,千萬彆讓這個色胚上來。”

“誒,我怎麼色了?你一冇胸二冇屁股,像塊門板一樣,我色你還不如色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