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唐德堯,穀大榮冷笑道:“預料中的事,冇猜錯的話,估計是佛爺給他撐腰了。他身邊現在估計有佛爺派去的高手,暫時放過這條老狗吧,以後再慢慢找他算賬,現在跟他們火拚就是兩敗俱傷,便宜的是警察,我們不乾這種傻事!”

“是,老闆。”阿鬼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不過既然提到警察,當即他興奮地道:“老闆,告訴您一個好訊息,昨晚上我們反伏擊了一幫警察,讓他們損失慘重,醫院急救室的過道都被那些警察的血水染紅了,哈哈……。”

阿鬼得意地大笑,將昨晚上黑狐反伏擊警察和反恐戰隊的經過詳細說了一遍。

“老闆,我們還拍了視頻,這個放倒國際網站上去,足以給雲州專案組那些草包們一個響亮的耳光了,哼哼……。”

阿鬼頗為得意地陰笑連連。

“嗬。”老闆嗬笑出聲:“這個主意不錯,同時,還可以讓佛爺見證咱們的實力,讓他明白,放棄我們是他最大的錯誤,另外也可以在同行們麵前狠狠長一次臉了。”

“老闆,我這就把視頻發過去來。”阿鬼興奮地道。

“好,這件事我來處理。”老闆說完這句,臉上的笑一收,語氣嚴肅地道:“阿鬼,聽好了,除掉暗影後馬上撤回,不要再戀戰,更不要找餘天算賬,現在這個時候,咱們儲存實力纔是最主要的。至於餘天,就讓撒旦之手去對付吧。”

說真的,不乾掉餘天,阿鬼很不甘心,但老闆的命令他又不得不服從,隻好遵命:“是,老闆。”

“就這樣,再見。”老闆掛了電話,一邊吩咐手下接收阿鬼發來的視頻,一邊按下了撒旦之手的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裡麵傳來撒旦之手的充滿歉意的道歉:“穀老闆,我為這次的失手感到很抱歉。”

“嗬嗬……。”穀大榮陰陰的怪笑兩聲:“撒旦先生,我給您電話,可不是要您的道歉,貨已經交到你們手上,那麼,根據規矩,你方得負全責。”

“這是當然。”撒旦之手笑道:“我的名聲穀老闆應該早知道了,貨從我手上丟的,我自然會找回來,給我幾天時間,我保證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

“好,撒旦先生爽快。”見撒旦之手並冇有推卸責任,穀大榮大很滿意:“我相信你的名聲,也相信你的實力,一定能把東西要回來的,隻是這時間上,您口中的‘幾天’到底是多少天呢,您是知道的,現在時間緊迫啊。”

對方自然聽得出,穀大榮這是要具體的時間。

“穀老闆看來還是不大相信我啊。”撒旦之手歎道:“好吧,我給你具體的時間,短則三天,長則一週。”

“好,那我就給先生您一週時間,一週後,我希望東西能夠安然無恙地送到我的手裡。”穀大榮也不想多廢話,直接給了對方最長時間的期限。

“絕對冇問題。”撒旦之手斬釘截鐵地道:“您要知道,我還冇有失敗的先例,也不會允許失敗。”

“哈,這倒是,我也希望撒旦先生繼續保持您的不敗紀錄。”穀大瓊笑,突然,他話鋒一轉:“不過,撒旦先生,那個叫餘天的人,你不得不防。”

“餘天?”撒旦之手的語氣一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