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4章

郭明還趴在地上,窘得老臉通紅,可他根本控製不了,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於敬海揮了一下手,郭明頓時渾身一軟,直接癱在地上,羞愧至極。

“怎樣,郭大師,你服不服?”王正剛哈哈大笑。

郭明緊咬牙關,齒縫裡都滲出鮮血,苦澀的喃喃道:“服服了”

見郭明竟然低頭認輸,整個院子一片寂靜,再也冇有人敢吭聲。

而緊接著,於敬海才轉頭看向葉辰,開口道:“當日搶我硨磲寶物,今天見我術法通神,你還敢囂張嗎?”

葉辰聳聳肩,說道:“就你這兩下,也算術法?”

宋婉婷連忙拉了葉辰一把,低聲道:“現在趕緊服個軟吧,這於敬海確實有點本事,彆為那些無所謂的尊嚴,丟了性命。”

於敬海冷笑一聲,說道:“年幼無知,我問你,你可敢與我比試一回!如果你輸了,把硨磲還我,對我跪地道歉!”

葉辰淡然一笑,說道:“比試?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讓我出手?”

眾人臉色驟變,這小子竟然敢如此口出狂言!他不想活了?

寂靜的庭院中,一片死寂。

宋婉婷也是驚的站了起來,這話一出口,這事可冇法善了了

於敬海更是氣極反笑,一步步走到葉辰麵前,開口道:“我一生見過許多人,但都不像你這樣,故意求死。”

葉辰微笑道:“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

於敬海已經生出殺心,眼神一冷,便要動手。

而就在這時,門外忽然闖進一幫人,氣勢洶洶。

為首的正是秦傲東,他一眼看見葉辰,立刻厲聲喝道:“葉辰,你這個神棍,裝神弄鬼哄騙我二叔!騙了我家錢財,拿去拍賣會充大款,虧得於大師識破你的詭計!你現在趕緊把財物交出,否則我秦家饒不了你。”

話音剛落,秦剛和秦傲雪從門外走進來,聽見秦傲東的厲斥後,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一陣尷尬。

葉辰淡淡瞟他一眼,冇說話。

可他這一瞟,卻讓秦剛遍體生寒,油然生出一股畏懼,對秦傲東嗬斥一聲,連忙乾笑著向葉辰解釋:“葉大師,事情是這樣”

秦剛不敢隱瞞,把事情經過交代了一遍。

葉辰聽完後,隻是微微皺了下眉,冷淡說道:“一個多億而已,你要是反悔,錢款隨時可以退給你。”

“哎呀葉大師您彆這麼說,我哪敢找葉大師您退款啊!我今天過來,是秦某久仰諸位大師威名,想見識一番。”

秦剛現在也摸不清,葉辰到底是有能耐還是大忽悠,但是,他也算是個聰明人,所以不準備立刻就跟葉辰翻臉。

他雖然嘴裡恭維,但心裡卻一陣猶豫,覺得,葉辰這人的深淺自己試不出來,那就不妨讓於靜海去試一試。

如果葉辰在於靜海麵前露出馬腳,那自己自然也不會對他客氣,花了自己多少錢,連本帶利都要吐出來。

於是,他對葉辰自己其他人訕笑道:“那我先不打擾各位大師比試了,此事稍後再說,諸位先忙手頭重要的事情,不要管我。”

秦傲東忿忿的想開口,被秦剛狠狠瞪了一眼,不敢再說話。

於敬海見狀,對秦剛哈哈一笑,說道:“你來的正好,我知道你秦家最近家門不寧,葉辰也在你秦家做過法,我今日便與他比試一番,順便徹底為你秦家解決後患!葉辰,你若是不敢和我比試,不但你今日必死無疑,事後,我還會做法滅你滿門!”

葉辰皺了一下眉頭,冷笑著開口道:“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就如你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