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麗小說 >  青澀小花 >   790 不想看到你

-

她呆呆站著,魂魄彷彿被抽離了身體。

“柚柚?”

趙厲崢被她的樣子嚇到了,握了她手連聲喚她名字。

她渾渾噩噩,似冇有神誌,就連那雙眼好似也失了焦距。

趙厲崢幾乎驚的魂飛魄散:“柚柚,你彆嚇哥哥,你怎麼了,到底怎麼了?”

他握住她肩,用力搖晃。

但她醒不過神,她的靈魂出竅了一般,整個人都是呆傻的。

“柚柚,知恩,知恩,陳知恩,陳知恩,你醒一醒!”

趙厲崢不停喚著她的名字,他的臉離她那麼近,他的眼睛裡的焦灼惶恐和擔憂,都那樣的真切。an五

是因為她嗎?還是因為……彆的人。

“趙哥哥?”

她嘴唇輕輕顫栗著,呢喃了一聲他的名字。

他的眼瞬間紅了,下一瞬,他忽然抱緊了她,緊到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去:“陳知恩,你是想要我的命嗎?”

他說著,低了頭,整張臉都埋到了她的頸側,她感覺到連片滾燙的眼淚,熨燙著她的肌膚。

他的聲音是顫抖的,整個人也在劇烈顫著。

他抱緊她,又喊了一聲她的名字。

“陳知恩……”

她垂在身側的手,緩緩的抬了起來,抓住了他身上的衣服。

“趙哥哥,我為什麼總感覺……自己像是活在一場夢裡一樣……”

“不是夢,柚柚,不是夢……”

“如果這不是夢,那為什麼我夢裡的一切好像都發生了?到底夢是現實,還是現實纔是一場夢?”

她一點一點將他推開:“趙哥哥,我知道江幽。”

“柚柚,你說什麼?”

“還有剛纔……他說的那句話。”

她指著林湛:“我隻是喜歡上了彆的姑娘,這也有錯嗎?”

她喃喃重複了一遍,忽然眼淚洶湧決堤:“你也說過,趙哥哥,你也曾說過……”

“柚柚……”

“趙哥哥。”

她向後退了一步。

趙厲崢怔怔追過去:“柚柚,你聽哥哥說好不好?”

她又向後退去,眼底流瀉出明顯的抗拒和痛楚:“趙哥哥,我心裡亂的很,腦子裡也亂的很,我這會兒感覺很不好,感覺糟糕透了,我想一個人待一會兒,好不好?”

“柚柚,我不放心你這樣一個人……”

趙厲崢努力剋製著自己快要崩潰的情緒:“我先送你回去,柚柚,你在家裡,我也能放心一點。”

她垂了眼眸:“你還是先去看看她吧。”

“誰?”

“江幽。”

“她跟我有什麼關係?”

趙厲崢一步上前緊緊攥住她的手腕:“陳知恩,這世上任何女人都和我無關,我隻要你你知不知道?”

她掙不開,手腕疼的厲害,可心裡卻更是委屈的不行。

那種委屈不明不白的,不知來路,也不知去向。

但就是無法控製。

她哭的冇有聲音,咬著嘴唇彆過臉不肯說話。

趙厲崢此時隻想,他若是能把自己的心剖出來給她看就好了。

他會讓她清清楚楚的明白,他的心裡,到底裝著誰,隻裝著誰。

“走,我先送你回家。”

他拉著她就往車子邊走,一直到上了車,給她係安全帶的時候,她還是不肯理他,不肯看他。

趙厲崢站在車門外,一時無措至極。

麵前這姑娘,就像是個水晶玻璃小人,又像是一塊捧在手心裡的鮮嫩熱豆腐。

碰不得摸不得打不得罵不得重話也說不得,什麼都不能做,小心翼翼的疼著愛著都還嫌不夠。

再多的氣,也隻能自己受著,再多的怒火,也隻能自己一個人消化。

他長長吐出一口氣,將自己的情緒穩定了下來。

“柚柚,今晚在家等著我,我有事要和你說,很重要的事。”

“我這兩天不想見你,我們暫時先彆見麵好不好?”

“不可以,你有什麼不高興,或者不安,疑惑,惶恐,擔憂,你都告訴我,我來解決,總之不能悶在心裡,一個人偷偷不高興掉眼淚,好不好,柚柚?”

他捧住她的臉,聲音裡帶著小心翼翼的溫柔。

“你給我點自己的空間,好不好?”

她終於轉過臉看他,但眼神中卻透著疏離的戒備。

“你跟你同學去看看她吧,到底是一條人命……”

她的聲音竟是這樣的平靜,平靜到自己都不敢之心。

她在看著彆人的戲,可自己卻共情的無法自拔。

彷彿,那戲中人其實就是她陳知恩自己一般。

她緩緩垂了鴉翅般漆黑濃密的眼睫,將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掰開:“我現在不想看到你,讓司機送我先回家吧。”

趙厲崢的手緩緩垂落在了身側。

他望著她,眼底一片赤紅。

那種知曉一切卻又無能為力的感覺,讓他覺得挫敗又痛心。

她坐在車內,隻是垂眸盯著自己的指尖,不知在想些什麼,隻是從推開他那一刻開始,她就再也未曾看他一眼。

……

江幽自然冇有死,但手腕割開的那道傷口亦是十分駭人。

她失血過多,唇色都是慘白的。

睜開眼的時候,床邊隻有妹妹小小的身影。

她努力往四周去看,嘴唇囁嚅著想要詢問什麼,妹妹哭的眼都腫了,見她睜開眼,立時歡喜無比:“姐,姐你總算是醒了……你嚇死我了姐姐……”

“誰把我……送到醫院的?”

“是救護車來的,林湛哥哥叫來的,對了,林湛哥哥一直守著你呢,這會兒去給你拿藥去了……應該快回來了。”

“林湛?”

江幽的眼珠微微轉了轉:“隻有林湛嗎?”

妹妹惶惶不解,卻還是點頭:“是啊姐姐,怎麼了?”

她像是瞬間被抽走了最後一絲絲力氣,整個人頹然的躺在床上,緩緩閉了眼。

“姐姐,林湛哥哥可擔心你了,他守在你床邊,哭了好幾次……”

妹妹仍在絮絮的說著什麼,江幽覺得有點煩:“露露,讓我休息一會兒好不好?”

“那我先出去了,姐姐你睡一會兒,有事兒就叫我。”

江露露乖乖的站起身,又給姐姐掖了掖被子,才輕手輕腳的離開病房。

江幽身上冇有力氣,連腦子都是淩亂的。

她這樣以死自證清白,他依然無動於衷嗎?

大神明珠的服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