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電話給Lilian。”

葉漫枝結束和K的通話。

然後打電話給夏星橋。

葉漫枝打第一遍,提示用戶已關機。

“手機怎麼關機了?”葉漫枝有些擔心,等了一會兒,她不死心又打了一遍。

這次,電話很快接通了。

葉漫枝急忙問,“橋橋,你知道厲總裁為什麼突然找Zoie......”

“喂?”

葉漫枝的話說到一半,男人低沉的聲音傳入耳朵。

她猛地愣住,看了看手機,是夏星橋的號碼啊。

“厲總裁?”葉漫枝不確定地問。

“嗯。”

“你......出什麼事了?橋橋呢?怎麼是你接的電話?”葉漫枝謹慎地問。

厲沉寒言簡意賅告訴她,“橋橋溺水了,在聖德私人高級醫院。”

“啊?”葉漫枝大驚,“發生什麼回事了?”

“你剛纔想問橋橋什麼問題?好像提到了Zoie?”厲沉寒敏銳地反問。

葉漫枝強作鎮定,裝傻道,“佐什麼?厲總裁,我現在趕去醫院。”

不給厲沉寒繼續質疑的機會,葉漫枝快速掛斷電話。

“叩叩叩”敲門聲響。

“進來。”

影走進來,低著頭恭敬地向厲沉寒稟報——

“少主,曹彪一開始說,有人在暗網出價一億,要買少主夫人的命。但我感覺,曹彪不像是能接觸到暗網的人,於是動用了酷刑,曹彪才終於撐不住,如實招供,幕後主謀是夏建仁!”

夏建仁......

厲沉寒拳頭緊握,眼裡迸射出殘暴殺氣!

“把夏建仁廢了!”

“是,少主。”影領命,轉身離開。

厲沉寒打了個電話給周秘書,語氣冷冽,“夏氏集團的掌權者,該換了!”

“總裁,您要收購夏氏集團?”周秘書向他確認。

“嗯!”

“我知道了,總裁。”

冇過多久。

夏氏集團接連被曝出各種黑料,股票大跌,市值嚴重蒸發。

夏建仁正準備下班,看到網上曝出的勁爆黑料,嚇得人都懵了。

他暴跳如雷命令,“給我查清楚,這些黑料是誰曝的!”

“是我!”

周秘書拎著公文包,很有威懾力地走進夏建仁的辦公室,而他身後,跟著厲氏財團法務團隊。

“周秘書,你,你們想乾什麼?”夏建仁害怕地問。

“你找曹彪殺我們總裁夫人,觸怒了我們總裁;現在,厲氏財團正式提出,要收購夏氏集團。”

周秘書在沙發坐下,拿出一式三份檔案。

“周秘書,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冇有買凶殺你們總裁夫人啊。”夏建仁急忙澄清。

“夏星橋是我們總裁夫人。”周秘書告訴他。

聞言,夏建仁臉色大變。

他一直知道夏星橋在跟厲沉寒暗通款曲。

可是,夏星橋什麼時候跟渟淵苑的殘廢離婚,成了厲氏財團總裁夫人的?

周秘書說,“收購夏氏集團的合同,夏總認真看一下,冇有問題的話,就去召開股東會議;我們爭取今天之內,完成收購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