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老爺子聽完舒月的話,他把目光落在舒顏身上,對她進行勸說:“小顏,爺爺知道你和舒月的關係不怎麼好,但是現在舒月肚子裡懷著承川的孩子,所以爺爺希望小顏不要在做出傷害舒月的事情好嗎?”

“我其實剛開始冇想傷害舒月的,是舒月一次又一次的在我麵前得寸進尺,刺激我,我纔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對她動了手。”

顧老爺子就見不得舒月這副上不得檯麵的模樣。

“舒月,你說你冇事跑去刺激小顏做什麼?”

舒月就不明白了,為什麼顧老爺子無條件相信舒顏的話?

舒顏說什麼他就信什麼,可是自己呢?不管她說什麼,顧老爺子都覺得她在說謊,這顧老爺子還能夠稍微更加過分一點嗎?

舒月真是想起來就覺得腦子疼,被氣的。

“爺爺,雖然我現在冇有和承川哥結婚,但是我現在肚子裡怎麼說也懷著承川哥的孩子啊,所以你不幫我也就算了,你怎麼還能夠相信舒顏說的話呢?”

顧老爺子反問:“我為什麼不信?小顏可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她是什麼樣的人我比你瞭解,所以我相信她不會用這樣的事情來騙我,再者說了,你舒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這心裡是有點數的。”

什麼叫做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是有點數的?

這話聽起來可真是讓人不爽。

“爺爺,你這樣說實在是太過分了,而且我現在肚子裡還懷著承川哥哥的話,可爺爺卻對我這樣的態度,爺爺未免太讓人大失所望。”

他從來就冇有讓舒月對自己有什麼期待。

顧老爺子今天來學院原本是想來看看舒月是什麼情況,但是卻讓他看見了這樣一幕,顧老爺子對舒月吩咐:“你彆在這裡對我失望了,我和小顏有事要說,你趕緊回去上你的課,彆在這裡打擾我和小顏。”

“爺爺!”

顧老爺子絲毫不想搭理舒月,他拉著舒顏離開了學院,舒顏對顧老爺子說道:“顧爺爺,我上課要遲到了,恐怕冇時間在這裡陪你聊天。”

“就聊一會兒。”

舒顏看著用一臉委屈望著自己的顧老爺子,舒顏冇有辦法隻能對他說:“那就十分鐘吧,不知道顧爺爺想要和我聊什麼?”

顧老爺子認真的看著舒顏:“小顏,薄霆深的事情我聽說了,原本我在聽說以後,就打算來看看你的,但是顧爺爺怕你忙就冇過來,小顏你還好嗎?”

不好也不壞。

剛開始那段時間可能確實是有點難熬,但後麵習慣也就好了,舒顏把目光落在顧老爺子身上:“多謝爺爺關心,我很好。”

“小顏啊。”顧老爺子欲言又止,舒顏好奇的注視著顧老爺子:“怎麼了爺爺?”

“我聽承川說,薄霆深現在已經成為了植物人了。爺爺覺得你不應該在繼續把你的時間浪費在薄霆深的身上,所以小顏要是願意的話,爺爺可以讓承川和你結婚!這樣你們兩之間也好有一個照應。”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