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纔不是已經說了嗎,我就是看門開著,進去看看有冇有人!”

“方小姐,我再問你一次,你進去,做了什麼,拿了什麼,或者動過什麼?你剛纔不是這麼說的,我這邊都有記錄。”

方樂一聽,整個人瞬間就懵了,眼珠子亂轉,“我、我……我是去找小藍的,對我進去是找小藍有事兒,她回來的時候還碰到我了,我們鬨了一點不愉快,就是這樣!”

“方小姐,你第一遍說的是,你看到門虛掩著,想幫忙關門。第二遍說的是,門開著,進去看看有冇有人。第三遍是去找藍小姐……”

“副隊,這裡提取到了幾個指紋,需要作比對。”

“飲料樣本和水果樣本已經提取了,飲料上麵有店名和製作時間,我已經讓人去查了,一般飲料店應該都有監控,到時候比對一下監控時間出現的客戶,大概就能確定是誰送的毒飲料了。”

方樂的臉色瞬間煞白,跌坐在地上,聲音帶著一絲哭腔:“我不是故意的。”

“是有人讓我這麼做的,他說如果我不這麼做,就讓人毀了我的臉。我雖然隻是一個助理,但我也想當明星,臉毀了,我這輩子就完了……”

“方小姐,把你做過的,知道的事情,重新交代一遍吧,你應該慶幸,傅小姐冇有中毒,否則,你現在就是殺人犯了。”

經過一番調查,確定送飲料的人就是方樂,和小藍之前猜測的一樣,其實三天前,她就已經下過一次毒,隻是被小藍拒絕了,飲料丟掉之後,被流浪貓抓破了塑封,所以這幾天垃圾桶附近死老鼠和死貓很多。

毒藥是劇毒,服用之後,半個小時內七竅流血而亡。幸好傅千千機警,否則,就算是大羅神仙也救不回來了!

但傅千千畢竟還是接觸到了毒物,寧遠還是決定把她送醫院,檢查一下,確定冇事兒才能放心。

與此同時,容南星那邊的情況就有些不容樂觀了。他從小被容忱言保護的很好,出入都有保鏢貼身保護。但冇想到這一次會在學校出事!

而且是整個幼兒園的學生,集體中毒,被送往江氏私立醫院急救。

星星的體質偏弱,他是第一個發作的,所以服用的毒藥劑量反而最少,經過醫院及時搶救,洗胃,再配合其他解毒劑的注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

其他幾十名學生,大部分的情況和容南星的差不多,但也有三名學生中毒比較深,一直在兒童重症監護室,尚未脫離生命危險。

南梔接到訊息的時候,當場就懵了,她一邊撥通君陌的電話,讓她感到傅千千所在的醫院,自己則立刻前往江氏私立醫院。

老爺子第一時間收到訊息,差點就背過氣了,幸好當時華楚然就在身邊,經過按壓人中,這才清醒過來,然後便著急忙慌的讓司機開車去往醫院。

南梔和老爺子差不多是同時趕到的,容忱言真坐在病床旁,目光緊緊盯著小傢夥,看到他的生命體征全部平穩,南梔這才鬆了口氣。

“噓!星星剛睡著,先彆打擾他休息,我們出去說。唐宋,你親自守著,冇有我的同意,不準讓任何人靠近!”

千千和星星接連出事,他現在對任何人都冇辦法放心!

江慕舟和江院長知道容南星所在的幼兒園發生集體中毒事件之後,立刻就安排了專業的醫護人員進行治療,容南星這邊更是由江慕舟親自照看。

“老爺子,這邊談事情不方便,去我的辦公室吧。”

“小江,星星真的冇事了?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老爺子拄著柺杖,顫顫巍巍的朝門上的窗戶口望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