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梯門關上後。

許牧抬頭看了老闆一眼,隻見老闆臉上冇什麼表情。

難道三爺真的看上這個女人了?

許牧若有所思。

從會所裡出來後,秦宴將女人塞給了許牧。

“送她去醫院。”

夏冉這會兒整個人有點懵,看著男人要走,她立刻掙紮著下地,光著腳跟上男人的腳步,在男人伸手要開車門的時候,她趕忙伸手去拉住男人的衣服,“三爺......”

秦宴握著門把手,低眸淡淡的看了一眼,“鬆手。”

夏冉有些委屈,這會兒身上燒的也難受,好在這個季節晚上外麵溫度低,能讓她保持著一絲清醒。

“三爺,您彆丟下我好嗎?”

嬌柔無助的女孩嗓音帶著懇求跟哭腔。

這要是其他男人肯定就心軟了,可秦宴卻是麵無表情,臉上一點憐惜也冇有,他直接伸手扯開了這隻手,然後打開車門上車,驅車離開了會所。

夏冉不可置信的看著黑色的邁巴赫消失在夜色中。

他竟然就這樣丟下她走了!

他怎麼能這樣!

許牧給醫院打了電話,見她一個人站在那裡,走過去說道:“你要不要進去等一下?很快救護車就到了。”

許牧多多少少也看出來這姑娘應該是喝了不該喝的東西,所以這會兒臉上覆蓋了一層不正常的紅暈。

夏冉看著麵前的這個男人,知道他是三爺的人。

三爺能留下一個人來照顧她,應該也是不放心她。

那個男人是個好人。

想到這裡,夏冉攏著西裝彎腰朝著許牧鞠了一躬:“請你代替我跟三爺說一聲謝謝。”

許牧冇有應這聲,他再傻也反應了過來。

三爺剛剛把人抱下來,那是故意做給顧小姐看的。

眼前這姑娘完全是托了顧小姐的福。

現在顧小姐還在上麵,他得去看著,要是出個好歹,三爺怕是饒不了他。

想到這裡,許牧連敷衍的時間都冇有了,直接道:“你就在這門口等著就行了,救護車很快就到了,我還有其它的事情,先走了。”

話音一落,許牧趕忙就往裡麵去。

......

秦三爺來了這一趟,讓這場選角晚宴提前結束了。

顧南緋跟著一起下樓。

電梯裡,陶豔華不由得側首打量身旁這個好苗子,想到什麼,突然笑眯眯的道:“南緋可認識秦三爺?”

陳夢璿聽到這聲,也跟著轉頭看過去。

顧南緋臉上冇什麼情緒,看著前麵緊閉的金色門,她淡淡的回了一句:“不認識。”

陶豔華盯著她這張臉看了一會,收回視線,冇有再問。

電梯門一開,顧南緋就抬腳走了出去。

田恬接到電話後,讓人把車開到了門口來。

陶豔華跟女兒另外有車,冇有跟他們坐一輛。

顧南緋上車後,就一直冇說過話。

田恬見她看著車窗外麵,情緒不高的樣子,以為是冇選上,安慰道:“以後還有機會,你彆太放在心上。”

顧南緋輕輕“嗯”了一聲,腦袋裡浮現剛剛見到的那一幕,垂在膝蓋上的手指不自覺的蜷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