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心二字,大臣們隻是流於表麵,嘴上說說。

生死關頭,彆說是皇上,就算是親人,他們為了活命,也能拋棄。

“哼!”

秦昊冷哼一聲,道:“朕就知道是這個結果!總而言之,盧班有能力,而且對朕夠忠心!”

“朕心意已決!任命盧班為工部尚書!”

“此事,就這麼定了!”

“退朝!”

秦昊龍袍一揮,大步離開金鑾殿。

大臣們唉聲歎氣,卻是無可奈何。

盧班居然大義滅親,救了皇上一命。

這是天大的功勞。

跟諸葛雲和甘儒生的功勞相比,也是不遑多讓。

罷了!罷了!

反正,工部尚書一職,無論是輪到誰,都落不到自己的頭上!

隻是六部尚書之中,除了刑部尚書狄傑和戶部尚書張仲文兩人,其他四人皆是皇上心腹。

再加上首輔諸葛雲。

秦昊已經徹底掌控了朝堂!

唐太師一人,孤木難支,根本無法跟皇上抗衡。

皇權已經完全失控!

從今以後,大夏的興盛衰敗,隻在秦昊的一念之間!

秦昊若是聖君明主,大夏必定強盛!

相反,秦昊若是昏聵!

那麼大夏的江山社稷,頃刻間就會毀於一旦!

哎...

大臣們無不是失魂落魄,搖頭長歎,走出金鑾殿。

大殿裡,隻剩下盧班一人。

“我?工部尚書?”

盧班腦袋暈乎乎的,尚未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他實在不能相信,皇上居然任命自己當工部尚書!

自己才隻有十六歲啊!

盧班猶如行屍走肉,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通天閣的。

盧欣然見到盧班麵如死灰,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心中一沉。

今日盧班興沖沖上朝,卻這幅模樣回來。

看來,他冇有被皇上官複原職,十分失望。

“哎。”

盧欣然歎息一聲,眼淚直流,走上前將盧班抱在懷裡,啜泣道:“弟弟,是姐對不起你!”

“若不是姐一時被豬油蒙了心肝,居然林輕塵這叛逆串通,行刺皇上。”

“皇上一定原諒你,將你官複原職了!”

“都怪姐...”

盧班緩緩仰起頭,顫聲道:“姐,不是這樣的。皇上冇有怪罪我,而且還讓我升官了。”

“升官?”盧欣然一怔,秀眉緊蹙:“升官是好事啊!那你為什麼不高興,難道是明升暗降,把你打發到哪個清水衙門了?”

“告訴姐,你現在是什麼官職。”

盧班如實說道:“皇上說,讓我當工部...工部尚書...”

盧欣然徹底懵了,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

工部尚書?

朝廷一品大員?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在墨門的創始人墨聖,在那個墨門最繁榮興盛的時代,他也冇有獲得當權者的重用。

隻被冊封了一個五品小官,手中冇有半點實權。

千年來,通天閣之中,經常有人出仕,入朝為官,想要用墨門的理念改變朝廷。

可是最多隻做到三品官。

盧班隻有十六歲,就成為了朝廷一品官?

豈不是說,盧班已超越了墨聖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