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0章風暴平心而論,陸青雲對於醫療係統並不十分瞭解,但是他也知道,很多醫護工作者確實很辛苦,很多醫生都是以“視病如親”的心態懸壺濟世,而患者也常以“華陀再世”、“仁心仁術”的感恩心情回報。醫患關係本來應該是充滿溫**彩的,因為這是一種信托,而且是基於生命安全之信托,比基於財產安全的信托對信賴要求更高。但如今醫患關係日趨涼薄甚至反目為仇。

陸青雲後世曾經去過幾次醫院,有一種深刻的體會,當你走進公立醫院,卻彷彿有置身於政府機關的感覺;當你接受的不是負責、平等的醫療服務,而是冷漠、潦草的態度;當窮人看不起病,老乾部病房日耗數十萬元;當醫院把所有醫患糾紛的患者統稱為“醫鬨”;當醫生護士暗示你要給個紅包;當醫生寫的病曆都是病人根本看不懂的“狂草”,這個時候,就算有人誇醫生真是白衣天使,醫院為人民服務,誰信呢?推開醫院的窗戶,所有社會上的民眾都是患者,每一個人對醫療現狀都有發言權,都親身或陪伴家人“享受”過醫療服務。

醫生缺乏有效考覈和監管的體係。本來私立醫院應靠市場約束,公立醫院靠製度約束。但市場不開放、製度形同虛設,至於衛生部門的監督更是自己查自己,這樣的情況下,類似於仁慶市的衛生係統發生王明亮這種貪腐大案,早已經不是新聞了。

陸青雲很清楚一件事,仁慶市最近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如果衛生係統再次出現問題,那就等於是在火藥桶上點燃了一根火柴,必然會引起重大事件。不管是在哪個地方,人們對政府部門和壟斷國企都會用更嚴苛的標準來監督。道理很簡單,你享受了財政撥款,拿著納稅人的錢,納稅人對你自然要牛氣些;你享受了行政手段塑造的競爭壁壘,缺乏市場監督機製,那麼群眾對你的監督就要更緊一些。

一番義正詞嚴的演講下來,陸青雲的表情嚴肅,卻把旁邊陪同他來視察的副市長何足道嚇了一跳,不僅是何足道,就連仁慶日報今天派過來跟隨市長走訪的記者也愣住了,想不到這位年輕的市長居然不按常理出牌,在衛生局說出這麼一番話來,這豈不是把自己擺在了仁慶市所有醫療工作者的對立麵麼?

“市長,這,是不是有些不太妥當啊。”何足道在會議結束完畢之後,眾人要離開衛生局的時候,低聲對陸青雲道。

陸青雲抬眼看了何足道一眼,冇有說話,隻是輕輕的笑了笑,對身後的張海洋道:“告訴仁慶日報的記者,可以全文刊發我的講話,不用刪改一個字。”

說完,陸青雲看著何足道,平靜的說道:“何市長,你覺得那些火鍋店的服務員,會對自己的客人露出一張比哭還難看的撲克臉麼?”

何足道一愣,看著陸青雲漸漸遠去的身影,露出一個若有所思的表情來。

在國外,私營醫院有市場機製來約束醫護人員的態度;公立醫院有嚴苛的監管來約束醫護人員的態度。而我國目前的局麵是,私營醫院半死不活;公立醫院缺乏監管。在缺乏監管方麵,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甚至比公務員和壟斷國企職工還要有更寬鬆的環境。公務員貪汙受賄如果被曝光,那基本得走法律程式了;而醫護人員同樣的違法犯罪行為,卻鮮有被法律懲治的。

陸青雲今天的這番講話,無疑是把某些人一直希望掩蓋的傷疤揭開了。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陸青雲的表情很平靜,這番話他在清江市也說過,對於醫院這個地方,陸青雲一向都是好感不多的,並不是他覺得醫護工作者不好,而是現在很多人都偷換了醫護工作的概念。

把對本職工作儘心儘力叫做奉獻,把應該做的事情叫**心,就好像陸青雲曾經讀過的一本書,美國有一位著名的編劇叫做阿倫索爾金,在一檔脫口秀節目當中,他在被人問及為什麼美國被稱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的時候,他是這樣回答的:“冇有任何證據證明我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我們在識字能力方麵排第7位,數字排第27位,科學排22位,預期壽命排49位,在嬰兒死亡率方麵排178位。我們的家庭收入中值在世界名列第3,勞動力數量名列第四,出口也是第四。我們僅在以下三個領域領先世界:人均在囚罪犯數量、真心相信天使人數以及國防開支。這樣的一個國家,我們憑什麼說他是最偉大的國家?”

而在最後,阿倫說道:“也許我們曾經是,我們為正確的事情挺身而出,為自由和道義而戰,渴求而非貶低智慧,並以此為榮,不會為此而覺得低人一等,但是,這都是曾經。現在,我們需要做的是承認這一切,因為解決任何問題的第一步都是要承認問題的存在。”

而陸青雲覺得,這句話可以用在仁慶市的身上,誠然仁慶市有過飛速增長的經濟,但是現在的仁慶市問題多多,經濟的發展掩蓋不了諸多問題,光是接二連三發生的案件就表明,現在的仁慶市需要進行改革,需要黨委和政府拿出決心來,因為隻有黨委和政府才能夠引領仁慶市的發展走上正軌。

這一點毋庸置疑!

…………………………………………

…………………………………………

“黃書記,今天陸市長在衛生局發了一通火。”

在黃占軍的辦公室當中,市委辦主任張朝陽低聲說道。

黃占軍的眉頭一皺:“衛生局的局長曲文海不是剛上任麼?”

他這句話意思很明顯,都知道曲文海是陸青雲提拔起來的,陸青雲怎麼會在衛生局發火呢?難道是給曲文海撐腰去了?

張朝陽露出一絲苦笑來,把陸青雲在衛生局發表的一番講話緩緩道出,最後說道:“現在大家傳的很厲害,都覺得陸市長這話有些過了,畢竟咱們的工作確實辛苦,彆人……”

“大家?”黃占軍眉毛一挑,冷冷的說道:“大家都有誰?說來我聽聽,難道陸市長的話有錯麼?相比那些普通群眾,你覺得我們這些人所得到的跟付出的成正比麼?我跟市長已經溝通過了,近期市委市政府將會下達一份檔案,準備在全市範圍內展開一次工作作風大整頓活動,對於那些玩忽職守,不把工作當回事的乾部,一律嚴肅處理!”

說著,黃占軍又沉聲道:“讓下麵的人嘴巴老實一點,再胡亂傳播這些風言風語,你看著辦吧。”

張朝陽一愣,看了一眼黃占軍,點頭道:“我知道了,書記。”

七月六日,仁慶市召開全市反**工作和作風大整頓動員大會。會上,仁慶市委書記黃占軍再次宣讀g省紀委對2007年仁慶係列**案和2008年清潭縣**案的通報,強調加強對乾部的教育和監督,用嚴肅的紀律保證乾淨乾事,並稱要“用仁慶曆史上最嚴厲的問責,掀起治吏風暴”。

當天下午,仁慶市工作作風大整頓辦公室派出5個小組,組織20名作風監督員聯合新聞媒體,對全市70餘個市直單位工作紀律、服務態度、政務服務等進行了集中暗訪。暗訪過程中發現、群眾舉報的涉及作風問題的乾部,一經調查屬實,立即啟動處理程式。

會上,市政府代市長陸青雲發表講話:“有的乾部作風不實,工作漂浮。對上彙報‘一枝花’、實際工作‘豆腐渣’。有的辦事拖拉,吃拿卡要。把職位當作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來經營,整天盤算著怎樣把手中的權力用到極致。”

陸青雲表示,市委市政府經過研究決定印發了《關於“五個一律免職”的通知》,規定屬於以下5種情形的一律免職:對利用工作之便“索拿卡要”;參與賭博;醉酒駕駛;違反規定大辦婚喪喜慶事宜;上班時間打牌、下棋、打麻將、炒股、玩電腦遊戲或到歌舞廳、洗浴場所進行休閒娛樂活動。

這個決定一出,頓時引發一片渲染大波冇有人想到,市委市政府的決心竟然如此之大。

“市長,這麼做,是不是有些太嚴厲了?”

陸青雲的辦公室裡麵,常委副市長鄭同恩看著陸青雲,有些不解的問道。

陸青雲笑了笑,:“這是我跟書記商量過的,我們都認為,現在我們仁慶市急需解決的,是如何在群眾當中重新樹立起市委市政府的公信力和透明度,讓群眾對我們保持高度的信心,所以,這個決定勢在必行。”

鄭同恩點點頭:“省委那邊對於常委的人選……”

他的意思很明顯,對於常務副市長的位置,鄭同恩可是虎視眈眈的。

搖搖頭,陸青雲平靜的說道:“省委還在討論,不要著急。”

其實,不隻是鄭同恩,陸青雲同樣著急,他相信,主動跟自己保持合作的黃占軍同樣也很著急。

因為,錘音未定,不管是自己還是黃占軍,都不敢打破現在的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