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與許衡結婚是商業聯姻。我家破產了,急需用錢。而許家也急需一個兒媳婦給他們生個孫子。許衡一直有一個白月光,他們愛了七年,分分合合七年。最後白月光不告而彆出國了。這才讓我有機可乘,嫁到了許家。結婚後,他待我很好,會溫柔地叮囑我多穿點彆感冒,會告訴我要按時吃飯。可是他看向我的時候,卻是在想另一個女人。...

許衡的白月光得了白血病,而我是唯一與她配型成功的人。

許衡蹲在我麵前,手裡拿著我懷孕四個月的驗孕單,聲音溫柔:

打掉吧,然後離婚。

1

我與許衡結婚是商業聯姻。

我家破產了,急需用錢。

而許家也急需一個兒媳婦給他們生個孫子。

許衡一直有一個白月光,他們愛了七年,分分合合七年。

最後白月光不告而彆出國了。

這才讓我有機可乘,嫁到了許家。

結婚後,他待我很好,會溫柔地叮囑我多穿點彆感冒,會告訴我要按時吃飯。

可是他看向我的時候,卻是在想另一個女人。

一年以後,我懷孕了。

我以為我們就會這樣過一輩子,相敬如賓,互相扶持。

他雖然不愛我,但是會對我很好。

懷孕之後,我的口味變得刁鑽了許多。

可是他什麼都依著我,會親自跑很遠的地方買我喜歡的吃的。

這天早上,我醒了突然想吃五裡外的小蛋糕。

他溫柔地摸了摸我的頭:

小饞貓又想吃了,等著,老公這就去給你買。

我撒嬌地蹭了蹭他的胳膊:

是肚子裡的孩子想吃。

他摸了摸我的肚子:

好,誰想吃我都得去買,總不能有了孩子忘了老婆吧。

他出門後,我睡了個回籠覺。

醒來時已經中午了,他坐在臥室的凳子上,旁邊擺了一個小蛋糕。

我蹦躂著下床,拿過小蛋糕。

怎麼回來了也不叫醒我。

他神色有些恍惚,過了一會纔回過神來:

看你睡得正香,冇捨得叫醒你。

我打開小蛋糕,發現裡麵的蛋糕因為搖晃的幅度太大,已經不成樣子了。

大約是孕期情緒不穩定,我有些生氣,也無心再吃。

往常,他都會溫柔地哄我,可是今天他一直呆呆地坐在凳子上,看都未曾看我。

我湊到他身邊:

出什麼事了嗎?

他搖搖頭。

十分鐘後,他出門了。

並未告訴我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