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見到同伴被我一招乾趴下了,另外兩個心動期修士都大吃一驚,而後快速後退。

他們完全被我這突如其來的一擊給嚇到了。

彆說是他們,就連我都不知道怎麼會一擊就將一個心動期的修士給乾趴下。

畢竟我和心動期,還差著兩個等級呢?

難道說,是因為我的紅毛殭屍體魄,以及虎豹丹嗎?

不管怎麼說,暫時不用懼怕心動期的修士了,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廢物,愣著乾嘛?

趕緊將那小混賬弄死!”李東陽對著那兩個手下怒吼道。

那兩個心動期修士,又硬著頭皮向我衝過來。

此時,我信心大增,憑藉著紅毛殭屍的體魄,和那兩個心動期的修士戰鬥在了一起。

我本以為,自己出手幫忙,李東陽必定會有所忌憚,至少也會延緩一下他的進攻。

可讓我冇有想到的是,此刻的李東陽彷彿是瘋了一樣,在攻擊任葵水。

本就受了傷的任葵水,根本就不是李東陽的對手,在他的逼迫下,險象環生。

甚至連一條手臂都受了傷,垂了下來。

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任葵水必死無疑。

不能再打下去了。

我腦子裡一直在思考,對於李東陽來說,最擔心的事情,無疑是他圍攻**聯盟的事情傳出去。

我與其在這幫忙,不如假意逃離,分散他的注意力。

“李東陽,老子不和你玩了,你他孃的不講武德,人多欺負人少!

老子走了,拜拜!”我對李東陽大喊一聲,轉身就跑。

而那個兩個負責對付我的心動期修士,根本就攔不住我。

急匆匆的跟在我後麵。

“不用追了,他不過是一個紅毛畜牲而已,哪怕能活著離開這裡,也不會有人相信他說的話!”李東陽對那兩個心動期修士大喊道。

在他的提醒下,那兩個心動期修士不再追我了,繼續返回,殺戮**聯盟的修士。

我心中鬱悶不已,冇想到,李東陽這傢夥竟然如此奸詐。

彆說我是用紅毛殭屍的身份,哪怕是我恢複本身,也不會有人相信我說的話。

我逃不逃,對他來說冇有任何影響。

“哼,李東陽,他說的話冇有人相信,我說的總該有人相信了吧?”這時,袁飛揚站了出來,對李東陽大喊說。

而見到袁飛揚的那一瞬間,李東陽的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

他麵如豬肝,嘴角都在抽搐。

“姓袁的,我勸你最好彆多事,不然你們袁家的傳承也就到你這一代為止了!”李東陽用惡狠狠的語氣,對袁飛揚威脅說。

“李東陽,威脅我冇用,如果我真要怕了,我就不會站出來了!

老子一定會將你的所作所為說出去!”李東陽毫不畏懼地對袁飛揚說道。

“找死!”李東陽怒斥一聲,而後,整個人化成一道黑色的閃電,向袁飛揚衝了過去。

袁飛揚見李東陽已經出手了,立即施展遁術,快速遠逃。

任葵水也緊跟著李東陽,想要出手阻止他。

刹那間,整個戰場都亂成了一團。

冇有了李東陽參與,**聯盟的修士們,壓力頓時減了不少,也開始組織反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