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冇有再留在這裡,但他的意誌略有波動。

一瞬間,他回到了本體。

然後,秦羽一步就直接踏入了無儘虛空,穿越了本源空間,出入其中,瞬間出現在一顆恒星上。

他知道這是曙光之主對黑暗世界的打壓和複仇。

既然曙光之主表現出這樣的姿態,承認了自己的立場,那他一定不是無緣無故的舉動。

當雙翼揚起,將臣之主的力量從天而降,巨人之心的凝結再次展開。

如何完善巨人之心,秦羽已經心中有數,但在此之前,他還需要先凝聚將臣之心。

否則,單憑他此時的核心意誌還遠遠不足以行動。

在很短的時間內,這裡的情況顯然引起了那些一直密切關注它的人的注意,極其隱晦的意誌波動已經慢慢擴散開來。

不過應該是在萊特位麵的戰鬥中,將臣之主對擊退曙光之主有所顧忌。

雖然他們也在隱約觀察,但冇有人直接阻攔。

“應該冇什麼!”

看到將臣之主凝聚了巨人之心的精華,什麼都冇有改變。

這些意誌稍一波動,就慢慢收縮聚集。

一直保持警惕的秦羽的思想有點扭曲。

秦羽不知道他和世界基石的力量和諧了多少年。

此刻,他對各種法則本質的認知已經遠超當年。

多年後,秦羽已經能夠隱約察覺到對這些意願的觀察。

“繼承了暗夜之主神位的幽冥之主,也成了主神......”

遺忘冥河上,前暗夜神國所在,繼承了暗夜之主的所有神髓的化身,與尚未完全提升的幽冥化身融為一體。

他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才終於打開了主神的神國。

下一刻,黑暗世界的意誌動了,黑暗世界的所有神,自然都通過神髓中的烙印知道了這件事。

黑暗世界要有了新的統治者。

不管神髓受損的意誌是否得到良好的培育,隻要是在暗夜之主和幽冥之主神國的統治範圍內,所有的高級神都陸續出現,以最快的速度奔向被遺忘冥河......

不管新的暗夜之主是否會遇到他們,他們至少應該表現出最恭敬的態度。

其中,血族之神最為激動。

雖然此時的暗夜之主已經不是當年的風雲人物,但不管怎麼說,他們也是最有希望投靠過去的。

隻要暗夜之主能接受了他們,即使不能恢複昔日的輝煌,也不會一直衰落下去...

其中有雷利、列特等等,過去的那些個暗夜之主王朝的皇帝。

“暗夜之主,恭喜你。”

第一次,自然是以至高死神為首的第十四位主神。

在神國的頂端,十四位主神的意誌全部是人形,微笑著祝賀。

既然秦羽不會怠慢,微笑著一一還禮,並一一安排所有人坐下。

因為將臣之主的存在,在場的十五個人的立場也發生了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