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影笑了一下,頗感欣慰地說道:“很好,就是這樣。”

她說:“等老柳來了,讓他去找軍部的人,配合警方,對整個羊城的社團問題來個一網打儘。”

樂薇一怔:“這件事讓柳叔參與進來好嗎?”

江影疑惑:“他女兒被槍擊,他這個時候不過來主持公道,那還要他這個爹做什麼。”

轉瞬又想明白了樂薇的疑惑是從何而來,苦笑著說:“是台城他們說的,不想影響到老柳是嗎?”

江影歎了口氣:“唉,這也算是以前留下了的習慣了,你懂……呃。”

她想起來了樂薇的年紀,當初亂套的年代,樂薇也就幾歲,還在豐樂村那種基本等於與世隔絕的貧窮村,她可能還真不懂。

江影轉而說:“現在的情況冇有過去那麼嚴苛了,何況這件事不同彆的事。”

彆的事和柳淮沒關係,他一個京城的官,怎麼也管不到羊城來。

但這次是他的女兒,親生女兒在羊城地界遇襲,正如江影說的,這時候柳淮不站出來反而是異常的,甚至要被人瞧不起。

一個當爹的,又是軍部大官的爹,連給女兒主持公道,肅清社會毒瘤都不肯嗎?

所以於情於理,柳淮都必須過來。

樂薇問:“那我們能匿名提供情報嗎?”

江影問:“你有情報?”

樂薇說:“還冇有,但會有的。”

難道還要去爬窗戶嗎?

江影動了動嘴唇,冇有多問。

生意人所具備的最重要的優秀天賦之一就是看人臉色。

不該說的話不說,對方不想談的話題就不談,明顯想隱藏的秘密就彆問。

口無遮攔,肆無忌憚,是不可能做好生意的。

江影斟酌了片刻:“可以,有什麼情報,告訴我就行,你有我的聯絡方式。”

又說:“你如果需要什麼情報,也可以問台城。”

樂薇點點頭。

江影的意思很明顯,她問柳台城,柳台城能回答的,就是柳淮那邊可以透露出來的訊息,柳台城回答不了的,樂薇問誰都冇用。

樂薇本來心念一動,也是想過直接偷聽軍部的開會,但轉念一想,還是不要在法律的邊緣起舞,就算真的要起舞,去羊城的那些不法分子那邊起舞會更好一些。

她和江影下樓的時候,在心裡已經盤算好了一個大概的規劃。

既然柳淮已經插手,那麼這件事註定是羊城軍區接手。

實際上這麼多年來,羊城軍區一直都在著力打擊港城過來和羊城本地的各種不法勢力,隻不過我在明,敵在暗,而且不法分子做事,可能就是飛車過來給人一梭子,但軍部要抓人,就要有理有據,掌握了實際證據才能抓,不可能看誰可疑就抓誰。

也因此在冇有天網係統的現下,儘管軍區和警方聯合嚴打,奈何取得的效果並不算特彆好。

或者說位置相對保守,流動性差的北區東區和中央區更容易排查,安全度也更高,相對地,西區和港區一個是麵向全國各省的交通要地,一個是打開國門的貿易港口。

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林間雪的重生八零甜妻有點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