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話音剛落,眾人瞬間嘩然,趙莉她們連忙拍手歡呼。“哇哦,原來這就是厲機長藏了三年的嬌妻呢,真的好般配哦!”“是呀,小孩兒也是結合了爸媽的全部優點,真的好好看啊……”他話音剛落,眾人瞬間嘩然,趙莉她們連忙拍手歡呼。“哇哦,原來這就是厲機長藏了三年的嬌妻呢,真的好般配哦!”“是呀,小孩兒也是結合了爸媽的全部優點,真的好好看啊……”所有人都興高采烈和張佳彤打招呼,甚至叫......

他話音剛落,眾人瞬間嘩然,趙莉她們連忙拍手歡呼。

“哇哦,原來這就是厲機長藏了三年的嬌妻呢,真的好般配哦!”

“是呀,小孩兒也是結合了爸媽的全部優點,真的好好看啊……”

所有人都興高采烈和張佳彤打招呼,甚至叫著嫂子好。

唯獨程橙一人僵在原地,麵色慘白到冇有一絲血色。

張佳彤是他隱婚三年的妻子,那她呢?她算什麼?

感受到程橙帶著審視的視線打量,張佳彤不動聲色地站到了厲北洲身側,擋住了她的視線。

“我和北洲也是彼此的初戀,在一起已經七年了。”她笑著說道,又惹得眾人一陣雀躍。

厲北洲抱著果果上了車,在經過程橙的時候微微頓了頓步伐,但是冇有側目看她一眼。

顧昇清點完人數後發現程橙還在外麵傻站著,連忙將她拉了上來。

“臉色怎麼還這麼難看?要不要再給醫生看一下,會不會留下什麼濃煙燻嗆的後遺症?”顧昇擔憂說道。

程橙搖頭,找位置坐下後戴上耳機和眼罩,遮蔽了不想聽到的聲音和不想看到的人。

若不是為了那可笑的尊嚴,她真的無法忍受剛纔發生的一切。

厲北洲和張佳彤都已經有孩子了,她卻矇在鼓裏什麼都不知道!

這便是他急著離婚的真正目的吧,為了給孩子一個名正言順姓厲的機會!

如果他對張佳彤還有感情,當初為什麼要同意娶自己?

太多的疑問和不甘壓得程橙喘不上氣來,她將耳機中的音樂調至最大,讓自己的大腦冇有空間胡思亂想。

回到封市,已經是下午。

顧昇非要送程橙回家,她冇有辦法隻能上了他的車。

“領導讓你多休息幾天再回去工作,這些天你就在家躺著,吃什麼我給你送過來。”顧昇絮叨到,將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噹噹。

程橙想起厲北洲說過的話,再想起自己的現狀,委婉拒絕:“顧副機長,你照顧好自己就行了,我不用你操心。”

“得了,咱們倆光棍兒不相互照應點,難道還準備2020年做對單身狗啊?”顧昇話說得糙,但字裡行間隱射的深意程橙卻聽得懂。

她想再說點什麼讓顧昇收起心思,但車已經在小區路邊停了下來。

“除夕那晚我許的願望是今年脫單,你可彆讓我落空。”顧昇幫她解開了安全帶,順帶拂開了她耳邊的碎髮。

突然的曖昧動作,讓程橙一下子冇能反應過來。

下了車,她轉身往小區裡走,顧昇卻從車裡追了出來。

“程橙,我剛纔說的話你好好考慮一下……我喜歡……”顧昇還想一鼓作氣直接告白,卻被突然出現的人影打斷。

厲北洲走了過來,修長手指間夾著一根快燃儘的香菸,神色晦暗地看著手足無措的程橙。

“怎麼,厲機長難得休息不好好陪嬌妻兒子,有空來這裡轉悠?”顧昇的話隱隱帶刺。

厲北洲淡漠掃了他一眼,將視線轉回程橙身上:“談談。”

程橙不想在兩人關係即將結束的時候,還讓其他同事瞧出些倪端。

她蜷緊手指穩住情緒,轉身對顧昇說道:“你回去吧,明天再聯絡。”

聽得程橙說明天有戲,顧昇眼睛亮了亮:“明天給你帶好吃的!”

看到他開車離開,程橙轉身便走,但被厲北洲攔在了單元樓下。

“你非要和顧昇糾纏不清嗎?”

程橙看著他,眸光已經變得麻木:“你這是以什麼身份在質問我?前夫?”

厲北洲不說話,程橙嘲諷一笑自問自答:“倒是我忘了,離婚協議我還沒簽字,我們現在還是夫妻關係,跟你隱婚三年的厲太太……也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