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長阿帕奇冷冷地盯著外來的老頭子,“閣下,您來到這裡應該已經看到了,我們過的日子實在太緊巴巴了,哪還有餘錢給您交稅啊?”

鎮長的話一呼百應,很快就有鎮民叫起苦來,甚至已經有人開始了謾罵。

“滾回去吧!老頭子!這裡冇有你待的地方。”

“紅土鎮永遠屬於我們自己!”

“你們這些不勞而獲的貴族見鬼去吧!”

情緒激動的鎮民湧向秦羽的父親,搞得老秦,秦博明和幾個跟班不免驚慌了起來。

秦博明清清嗓子,強裝鎮定,拿著木棍對叫嚷的鎮民道:“大膽!敢抗議你們的領主!難道你們都忘了帝國的法律了嗎?反抗領主的人會被送到地牢的!”

秦博明的幾個跟班也跟著氣焰囂張起來。冇想到卻激起了鎮民更大的反抗。

紅土鎮的鎮民都是一群土裡刨食的人,脾氣倔得很,光腳不怕穿鞋的,向來反感這些不勞而獲的貴族,前一任收稅官就是忍受不了,上任冇多久就被轟走了。

仗著人多勢眾,阿帕奇絲毫不畏懼老秦,“閣下,聽我一句勸,您還是回去吧,這對大家都有好處。”

這話讓老秦火冒三丈,“我走還是不走,你可說的不算。”

他可是堂堂紅土鎮領主的老爸,怎麼能忍受被如此指手畫腳,他來這裡目的就是為了收錢,如果命令執行不下去,以後還怎麼立足。

老秦思來想去,還是堅持道:“不要以為耍無賴,就可以不交,今天這個稅,你們每家每戶必須給我出,知道你們確實太窮了,我按最低限度收每家一個銀幣。”

阿帕奇怒道:“老頭子,你聽不明白話嗎?我們一分也不會出的。”

秦博明直喘粗氣,“你們......你們還講不講王法了!彆逼我上報國家,帶部隊來征收!”

兩夥人又吵了起來,作勢要動武。

突然,人群之外傳來一陣馬蹄聲,隻見幾個騎士駕馬而來。

秦羽穿著一件法袍,袍子上繡著高級魔法師的紋章。他騎著高頭大馬,身旁是一身華服的加加林,而在兩人身後則跟著幾個加加林家族的護衛。

盛氣淩人的加加林揮著長鞭,打開了擋路的眾人,鎮民們敢怒不敢言,畢竟大家都看到了來者不善,尤其是有秦羽這個高級魔法師在。

見到秦羽趕來,老秦喜出望外,立即指著阿帕奇道:“兒啊,你可來了!你看這些暴民為了不交稅還要打人呢!”

順著老秦的手指,秦羽看向阿帕奇,隻見對方長得五大三粗,麵目又是賊眉鼠眼,一臉惡人相。

阿帕奇也毫不示弱地瞪著秦羽,絲毫冇有因為他魔法師的身份而退縮。

秦羽冷哼一聲,“吵吵鬨鬨乾什麼呢?”

阿帕奇嚥了口唾液,嗓音低沉道:“領主大人要我們每年每家交一枚銀幣稅,我們冇錢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