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楓二話不說就把視頻發給了無牙,無牙看完後表示情緒十分平靜。

“還行,冇有胡來。”

換作一般人,早就覺得天塌了,但是對黑獄的這些人來說,這些都很正常,小魔女的基操,他們都已經習慣了。

“都是該殺之人,而且,換成是以前,她肯定早就把這些傢夥大卸八塊了。現在能拍個視頻錄下他們的罪證,她已經相當剋製了。”

無牙的話裡竟然還有些誇獎的意思。

楚楓知道自己的手下們都習慣了黑獄的殺戮,心理普遍有嗜殺的習慣,隻是平時楚楓非常關注這方麵的解壓,才讓他們保持了相當的理智。

這種程度的視頻,無牙看後確實認為秦如煙已經相當剋製了。

“如煙答應我現在返回雲霧書院,回去之後你與她交接一下,再把現場處理一下,儘量不要讓人看出如煙的痕跡。”

楚楓擔心秦如煙冇能仔細地佈置好現場,於是叮囑無牙前去現場,為秦如煙查缺補漏。

說到這,無牙露出苦澀的表情,顯得有些不太情願。

“楚先生,這事吧,要不您給如煙說說這事?我要是跟她說,我怕她會不樂意,又開始耍脾氣了。”

無牙對秦如煙是非常瞭解地,對她的質疑,她一定會生氣;且又認為,她一定不會對楚楓生氣。

“這種事,用得著這麼麻煩嗎?”楚楓對無牙的推辭有些不滿,覺得他對秦如煙有偏見。

若是無牙得知楚楓的心聲,一定會委屈的告訴楚楓,這些都是無數人用眼淚和鮮血換來的教訓。

秦如煙隻有在對待楚楓時,纔會顯露出正常人類的一麵。

“楚先生,非常有必要!”無牙為了不被秦如煙刀,堅持己見。

楚楓正準備再說些什麼,旁邊的聶華佗衝他打了個手勢。

“你就幫他一次吧,如煙那孩子就聽你的話,你給如煙說能省不少麻煩呢,何必非得為難無牙呢?”聶華佗都有些心疼無牙。

無牙在電話一端聽到聶華佗的幫忙,心裡頓時流下了感激的眼淚。

楚楓看著聶華佗,仍然有些不敢相信,其他人對秦如煙的偏見似乎都特彆深。

“真的有必要這樣嗎?”

“有!”聶華佗點頭。

楚楓吐出一口氣,認真地回想秦如煙對待自己的態度,用頗為猶豫的語氣對聶華佗說道。

“如煙還是很講道理的,而且她也不是小肚雞腸的人,你們是不是對她有什麼偏見啊?”

聶華佗聽到這話一點也不意外,因為大家都知道,秦如煙對待楚楓的態度完全不同,在楚楓麵前表現地也很正常,楚楓有誤會也是正常的。

“不是我們對她有偏見,而是你對她有濾鏡啊!”

聶華佗是個軟心腸老好人,見此也忍不住嗆了楚楓一句。

以前受到過太多的委屈,有一個傢夥享受著特權偏偏還不自知,這誰能忍?

在平時的生活裡,楚楓還是比較願意從善如流地,他接受了聶華佗的建議,主動打電話給秦如煙,幫助無牙解決了最為頭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