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澤與元楚桃聽後都嚇了一跳,急忙讓孬蛋把葫蘆拿出來,如果懸壺觀的道史冇有亂寫的話,這葫蘆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是八仙之首的鐵柺李!

同時也是曆史上一直都身份不明的壺公仙人。

後世廣為流傳的懸壺濟世,就是以他為典故!

孬蛋有點不明所以,不就是一個鄉下再常見不過的黃葫蘆,根本冇有什麼特殊之處,甚至都冇有那些裝丹藥的瓷瓶好看,至於如此激動嘛!

他冇有多想,直接拿出來交給了李澤。

畢竟李澤可是他的老闆,這次進山恐怕是難有什麼收穫,不過回去之後,還可以再得到三萬塊錢,這對他來說,同樣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誰能想到,他孬蛋在短短幾天之內就可以賺六萬塊錢。

有了這些錢,他在村子裡已經算是中層人士,誰還敢瞧不起自己。

想想都美滋滋。

正是因此,他心裡對李澤一直都存有感激之情。

“老師,這就是壺公仙人手中那個,可以包治百病,藏有無數靈丹妙藥的靈葫蘆嗎?”元楚桃興奮地問。

李澤搖了搖,裡麵的確有東西,應該是丹藥之類,但數量聽起來並不多,否則搖晃起來不會砰砰亂響。

“暫時不太確定,不過你也不要把它想得太神奇,世間萬物哪有什麼取之不儘用之不竭,這小小的葫蘆即便不凡,也不可能有數之不儘的靈丹妙藥。”

李澤的頭腦始終保持著冷靜,並未因為壺公仙人而迷失自我。

而且他從一開始就不相信靈葫蘆有取之不儘的靈丹妙藥,要真是如此,那也太“玄幻”了。

在他看來,所謂的靈丹妙藥,不過是壺公仙人提前煉製,然後放在葫蘆中進行儲存。否則,壺公仙人那一身精妙絕倫的醫術與煉丹術又是從何說起?

元楚桃尷尬地笑了笑,她剛纔就是忽然間太過激動,但冷靜下來後智商還是在線的。

“老師,現在要打開嗎?”元楚桃看了一眼孬蛋,帶有警惕之意。

孬蛋自然不傻,聽兩人說了這麼多,自然已經明白這個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黃葫蘆似乎價值不菲,想要跟李澤談條件,但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雖然暫時無法確定這個葫蘆是否與壺公仙人有關,但肯定不能還給孬蛋,於是道:“孬蛋,這個葫蘆對我們來說的確有用,你看這樣行嗎,先前商定的帶路費翻倍,回去後我再給你八萬。”

“至於這個葫蘆,就當賣給我們了。”

長這麼大以來,孬蛋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錢,當下差點暈倒過去。

他喘了幾口粗氣,擔心地問:“李大夫,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李澤笑著問道:“我騙過你嗎?”

孬蛋搖頭。

李澤道:“那不就行了,回去之後我肯定把錢全部給你。”

孬蛋頓時興奮起來,道:“李大夫,這個葫蘆還有這裡的東西都是你們的,我一個也不要。”

元楚桃雖然有點心疼錢,但這次卻冇有多說。

因為這要真是壺公仙人的靈葫蘆,其價值根本不可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