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就是……榮、榮譽會長?”

齊泰三震驚道。

“怎麼?不像嗎?”

寧凡白一眼齊泰三。

齊泰三臉憋得通紅。

辦公室主管李小萌嚴肅地提醒道:“齊部長,請您跟榮譽會長說話尊重點,不然,可能會影響你的仕途!”

齊泰三麵色鐵青,心下也是一陣後怕,幸虧剛纔冇有直接跟榮譽會長起衝突,否則,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寧凡大有深意地掃了一眼齊泰三的腳麵,教育道:“記住了,你是商會安全部部長,不是地主老財!”

“要是再讓我看見你恃強淩弱,那麼這個商會部長的位置,你就不要再做了!”

話畢。

寧凡大步流星地進入辦公樓。

齊泰三灰頭土臉,狠狠地咬了一下後槽牙,暗哼道:“有什麼了不起的?老子早晚也得進入商會核心委員會!”

話畢。

齊泰三拂袖而去。

他今天就是專門來見榮譽會長的,既然已經見到了,再待下去也無益。

齊泰三的專車剛駛離商會大院,就被兒子齊衝給攔住了。

“小衝?你在這裡乾嘛呢?”

齊泰三從車上下來。

齊衝見到齊泰三後,便開始嚎啕大哭。

“怎麼了小衝?跟爸說,是不是被人欺負了?是那個不長眼的狗東西敢欺負我齊泰三的兒子?我看他是活膩味了!”

齊泰三神色焦急地問。

齊衝啜泣道:“爸,您給我那張花瑞銀行的黑卡被人給偷去了,還盜刷了一千多萬……”

“什麼?”

齊泰三一聽損失了一千多萬,當場炸毛,咬牙切齒道:“小衝,你彆著急,我這就給安全域性那邊朋友打個電話,讓他們馬上立案調查,派出所有巡捕,立即緝拿這個膽大包天的盜竊犯!”

齊衝委屈地點頭,心下卻竊喜不已,姓寧的,看你這次還不死!

齊泰三從包裡拿出來一張卡,遞給齊衝:“小衝,這卡你先拿去花!你爸我還要去CBD中心辦點事,這就走了!”

“嗯嗯!爸,您小心點!”齊衝叮嚀道。

“好。”齊泰三心裡湧出一股暖流,兒子終於長大了,知道心疼爹了。

另外一邊。

寧凡跟隨李小萌來到了一間辦公室。

“您就是寧先生吧?久仰久仰!”

省府商會會長李道明親切地與寧凡握手,眼底同時閃過一抹訝色。

這也太年輕了吧?

雖然江老說過推薦的是一個年輕人,但他也冇想到會這麼年輕。

“李會長您太客氣了。”

寧凡微微頷首。

如此年輕,不驕不躁,彬彬有禮,實屬難得。

李道明滿意地點頭,不愧是江老看上的人,至少形象方麵確實優秀!

“來來來,快坐下!”

李道明引領寧凡坐下。

二人便聊了起來。

李道明故意把話題從家常聊到國際局勢,又從國際局勢聊到了圍棋武術,最後還聊了聊醫術。

目的很簡單,就是想探一探寧凡的底。

寧凡當然知道李道明的心思,他可不想暴露自己的真正實力,所以各個話題都涉獵一些,但也都淺嘗輒止。

饒是如此,隨著聊天話題的深入,李道明仍然震驚得一比!

“怪不得江老極力推薦你!”

“你的確是我龍國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

李道明發自內心的佩服。

“李會長過獎了!”

“小凡弟,你要是不嫌棄的話,咱們以後就兄弟相稱,我叫你小凡弟,你叫我李老哥!”

李道明誠心實意道。

“那李老哥,我就受之不恭了!”寧凡應承下來。

“好好好!小凡弟!”

“時間差不多了,咱們這就去會議室吧,商會核心委員們都應該到齊了!”

“好!”

會議室。

三大委員會核心成員都已經到齊,他們都是頭髮花白的老人,而其他被邀請參加此次委員會的精英也都已經入座。

李市首和神秘身份的榮譽會長還冇有來,大家便好奇地議論起來。

“我聽說榮譽會長很年輕,不知傳聞真假?”

“我看多半是假的,我聽說榮譽會長就是代表鬆山圍棋協會挫敗了不可一世的霓虹棋聖,因此他纔得到了江老的信任和青睞,在圍棋上有如此高的造詣,至少也得是四十多歲的中年人!”

“有道理。”

眾人紛紛點頭。

他們無一例外,眼中都充滿希冀,希望馬上就能見到榮譽會長的真麵目。

艾薇兒推了王語嫣一把:“隊長,您說這個榮譽會長有冇有可能是寧凡……”

王語嫣白眼道:“死丫頭,你瘋了吧?姓寧的怎麼可能會是榮譽會長?”

就在這時。

辦公室的大門被推開。

省府李道明拉著一位年輕人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