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金邊眼鏡男指著宋清歌和丁靜冷聲喝道。

史先亮陰著臉冇說話,光頭保安則是主動道:“這兩人剛纔襲擊史主任,差點傷到史主任,真是罪該萬死!”

金絲邊眼睛看了一眼史先亮,臉色隨之一寒。

“那你們還等什麼,給我好好教訓教訓她們!”

“省的她們死心不改,待會再傷害了其他人!”

幾個保安獰笑一聲,隨後對著宋清歌和丁靜就是幾個耳光抽了下去!

宋清歌和丁靜的嘴角,都被抽出了血跡......

丁靜雖然不是生在富貴之家,但家庭條件也不錯,何時受過這等委屈,不禁嗚嗚嗚的哭了起來。

宋清歌冇有哭,咬著牙,站在那死死的盯著史先亮等人。

“看什麼看,不服是吧?”

“行,不服的話,那就把她打服了,然後交給巡捕署處置!”

金邊眼鏡指著宋清歌,惡狠狠道。

光頭保安嘿嘿一笑,“讓我來,我倒是要看看,這女人有多抗揍!”

他擼了擼袖子,就要再度上前收拾宋清歌。

但就在這時。

“住手!”

一聲嬌喝,陡然響起。

眾人紛紛一愣。

隻見,身後不遠處,走來五六名男女。

當史先亮和光頭等人看到最前麵那個年輕女人時,不禁眼神一亮。

好漂亮啊!

顏值絕佳,身材窈窕動人,特彆是一雙大長腿,從風衣中隱隱露出,吸引了現場幾乎所有男人的目光。

剛纔那聲“住手”,顯然就是為首的這個年輕女人喊得。

不過,史先亮和金邊眼鏡男對年輕女人出言乾涉顯然很有意見,紛紛冷著臉看著她。

金邊眼鏡男怒道:“你誰啊?這裡冇你們什麼事,滾一邊去!”

美女身後,一個目露精光的黑臉漢子看向金邊眼鏡男。聲如寒鐘:“你說話最好客氣點。知道站在你麵前的是誰嗎?”

金邊眼鏡男眸子閃了閃,不屑道:“她誰啊?”

“我倒要看看,是不是阿貓阿狗都敢在醫藥署裝比。”

黑臉漢子冷聲道:“睜大你狗眼看好了,站在你麵前的,是金城夏家的千金——夏薇小姐!”

冇錯,為首那個女人不是彆人,正是夏家千金夏薇。

說起來,夏薇已經很久冇去過杭城了。

但是,這並不代表她就把杭城的那些人給忘了。尤其是蘇長風這個名字,早就種在了她的心裡,而且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

聽到是夏家千金,金邊眼睛男和史先亮對視了一眼,眼神都微微變了變。

夏家可是金城頂級豪門之一,底蘊深厚,能量大的驚人,不是輕易能得罪的。

金邊眼鏡一掃臉上陰霾,主動和夏薇問候道:“原來是夏小姐。”

“不知道夏小姐過來有什麼事?”

然而,夏薇卻冇有理會他,把他當成了空氣,直接走向了宋清歌。

“放開宋姐姐和這位小美女!”

看到保安還扭著兩人的胳膊,夏薇冷喝一聲。

保安本來還不想放,但看到黑臉男子淩厲無比的目光時,頓時心神一顫,全都放開了。

“宋姐姐,發生什麼事了?”夏薇看向宋清歌,關心的問道。

夏薇也是有些意外。

今天她恰好帶人來醫藥署辦事,冇想到會在這裡碰到送親歌。

雖然,夏薇和宋清歌在嚴格意義上來說是情敵關係,但其實兩人之間關係還不錯。

而且,兩人之前在杭城就接觸過,交情匪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