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他們有聽雪閣的幫忙,該花在刀刃上的錢也不能隨便揮霍。

雲苓穿越來的時間不長,對古代各方麵的生產力水平也瞭解有限,聽了蕭壁城的介紹,才知道印書的成本有多高。

原來印刷一本僅有二十頁的詩篇,就要耗費三貫錢的成本,售價更是高達五兩銀子!

這已經是許多底層人民一個多月的工錢了。

蕭壁城看著她,抿唇沉聲道:“諸如史冊這樣的書籍,買一套耗費幾十上百兩銀子也是常事。”

有時候,蕭壁城很羨慕和嚮往雲苓所描繪的那個神奇世界。

至少不像在這裡,貧寒人家若想供出一個讀書人,非得窮儘全族之力不可。

雲苓好半天才從震撼中回過神來,不由得心中感概。

書,在古代就是奢侈品。

蕭壁城期待地問她,“苓兒,你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眼下的困境?”

在不持續印刷大量書籍的情況下,讓儘可能多的貧寒學子們也能看上書。

雲苓思索了片刻,想起今日沈沁提到過的書肆,心頭微微一動,忽然有了主意。

“那就建圖書館。”

“圖書館?”

“冇錯,我們建一座京城圖書館!”

雲苓詳細地給蕭壁城介紹了一番圖書館的作用。

蕭壁城認真聽完後道:“其實宮中有類似這樣的地方,喚作觀文殿,有專門的官員負責對典藏書籍和文獻進行收集和整理,但隻有朝廷的人才能出入其中。”

這相當於是皇家的藏書房,麵向於平民百姓的圖書館倒還當真不曾有過。

雲苓點點頭,“所以我們建一座京城圖書館,儘可能地把能蒐集到的書全都整理在其中,以供百姓免費借閱,這樣一來就解決了眼前的困境。”

蕭壁城凝眉深思,半是讚成半是反對地道:“民間學子眾多,單單建一座書館並不足以幫到所有的寒門子弟。何況各大書院有自己的藏書閣,可供學生們借閱書籍。雖說裡麵的書不多也不全,滿足不了那麼多人的需求,但如今我們可以撥款給各大書院,恰能解決這個問題。”

他很認可“圖書館”這個妙招,隻是覺得讓各大書院來做更適合,不明白雲苓為何還想斥巨資,單獨建一座京城圖書館。

雲苓微微一笑,“你說的冇錯,撥款給各大書院的確更合適,可書院裡的藏書,隻有裡麵在讀的學子纔有資格借閱。而世上還有很多人,他們雖然不是學子,卻也是能識字的,隻是因為種種原因不得不放棄讀書,又或者無力供養後代讀書。”

她的話隻說了一半,但蕭壁城的思緒卻在這瞬想了許多,隱約明悟了雲苓的意思。

仔細回想一番,的確有一些書香後代,原本家境還算殷實,卻因天有不測風雲而家道中落,為了生計放棄讀書。

更甚者,還有因為讀書把家裡讀窮了,導致後來交不起學費,不得不半道輟學的。

以前瑞王和他們閒聊時,也曾惋惜地提起過,說有些學子資質很好,明明有望考取進士,卻因負擔不起束脩和書費止步於秀才舉人。

雲苓看著蕭壁城沉思的模樣,繼續道:“這座京城圖書館建成以後,我會對所有人開放,比起給寒門學子提供一些便利,它更多的是起到鼓勵百姓們讀書,以及思想啟蒙的作用。”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人人都知道讀書好,但這書不是人人都讀得起的。

民間識字的人不在少數,很多人年幼時都上過私塾,學過基礎的《千字文》與《三字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