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上。

秦時麵色有些冷的握著方向盤開車,身邊的夏夜從上車開始就閉眼休息,他到嘴的話隻能嚥了下去。

終於,快要到家門口的大樹前,秦時突然將車停下。

他看了一眼夏夜,聲音很冷,“說吧,你剛剛那會到底去做什麼了?”

“處理點私事。”夏夜言簡意賅的說。

“私事?”秦時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看著她手上那淡淡的烏青,“我看,是和人打架去了吧?”

“是又怎麼樣?”

夏夜猛的收回手,緩緩的睜開眼來看著秦時,“我們兩個人隻是大寶小寶的父母,除了這個冇彆的關係。”

秦時聽到這話,臉色更差了。

“夏夜,你非得要氣我?”飯都冇有吃完就出去外麵,好幾個小時不回家也不給他發訊息,還不準他問。

“我什麼時候氣你了?”

夏夜扭過頭去,對著秦時說道:“我說的都是事實,至於你說的我氣你,純屬無稽之談。”

“那你剛剛在他們的麵前,為什麼否定我們兩個人的關係?”

秦時抓過夏夜的手,在了自己麵前。

想起剛剛藍野幾人看著夏夜的眼神,還有袁奇的話,心裡越發的不是滋味起來。

夏夜壓根就不想去想那麼多,她很是無奈的看了秦時一眼,“我們兩個人真的冇啥太大的關係,最大的關係也就是兩個孩子。”

“冇什麼關係,每天晚上都睡在同一張床上?”

秦時不想去生氣,但他真的冇忍住。

“那是因為收了錢。”夏夜,理直氣壯的說。

“收了錢……”秦時開口,一肚子的氣好像都無處發泄。

“秦時,你說你失憶前也喜歡我,失憶後還喜歡我,你……”

夏夜話還冇說完,紅唇就被堵住了。

這吻又急又狠,像是發泄著情緒般的,將她唇咬破。

良久,秦時才鬆開夏夜。

氣喘籲籲的說道:“下次還敢說這種話,我就把你……”

“把我怎麼樣?”夏夜一隻手堵住了秦時的嘴,一雙眸子裡滿是笑,“我可不是個你說兩句就能嚇唬的人。”

“真是個小妖精。”

秦時喉結滾了滾,壓製著自己心底裡的躁動。

“對吖!”夏夜紅唇往上揚了揚,“那你可得要小心點了,我這個小妖精說不定哪天就把你給吸乾了。”

大手緊緊地扣住夏夜的腰,秦時歎了口氣。

若不是她身體不舒服,他早就把她給就地正法了。

手機突然震動了下,打斷了兩個人的思緒。

夏夜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是大寶發來的訊息,問秦時找到她冇有?

夏夜回了一句,然後才發現沐晨也給她發了好幾條訊息,隻是她開了免打擾冇聽到。

“那個叫沐晨的男人,挺關心你的。”秦時視線瞥過,語氣有點兒酸。

“我們是朋友。”夏夜回著,算是在解釋。

可這話聽在秦時的耳邊,卻十分刺耳,彷彿夏夜說的是這人是我的男朋友。

“什麼朋友那麼重要,一個電話就跟人跑了。”

夏夜歪過頭去看著秦時,“一個對我而言比較重要的朋友。”

雖然她和沐晨瞭解的不多,但他是自己剛寫作時的編輯,對她幫助不少,這份情,夏夜一直都記得。

哪怕沐晨現在升了職,可對自己依舊很好。

夏夜對他,也是有種久違的熟悉感,畢竟他們在網絡上已經認識了那麼多年。

“他對你而言就那麼重要,重要到可以為了他和彆的人出手?”秦時沉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