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那些小平台之上,基本都有人盤坐其上。

夜玄的到來,並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各自都在專心感悟著天地異象。

夜玄大致掃了一眼,這觀天境內,足足有三千個平台,可同時供三千名夜家子弟在這裡麵修煉了。

“這觀天境倒是一點都不大......”夜玄心中暗道。

以前皇極仙宗巔峰之時,觀天境內,可同時供百萬修士觀天象。

那才叫大氣。

夜家雖然在東荒是一流大勢力,但單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來,夜家與當年全盛時期,依然差遠了。

夜家可是真正的大帝世家,先祖夜不孤,乃是一代魔帝。

“等回皇極仙宗之後,得把屬於皇極仙宗的觀天境拿回來才行。”

夜玄暗自琢磨。

皇極仙宗想要崛起,這些東西都是少不了的。

收迴心神,夜玄盤坐在小平台上。

“誒,兄弟,你怎麼占了夜子波的位置?”

這時,旁邊不遠處一個小平台上的夜家子弟扭頭看了過來,一臉愕然道。

這話也引起了旁邊其他人的注意,都是看向夜玄,覺得有些陌生。

“兄弟你也是分家來的吧,那位置是主家夜子波的,你還是趕緊讓開吧,等會兒他回來要找你麻煩的。”最先開口的那位夜家青年好心提醒道。

夜玄緩聲道:“這觀天境內的位置,還是私有的不成?”

“明麵上的確不是私有的,但主家的人權力大,他們想占哪裡就占哪裡。”那青年聲音放低道。

“今後不會了。”夜玄平靜地道。

夜家已經清掃,這樣的規矩自然要廢除掉。

隻不過這觀天境內的夜家子弟,並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

“哪裡來的分家奴才,好不長眼,滾開些。”

這時,一道身影飛身而來,直接是朝著夜玄踹來。

“是夜子波!”

旁邊的人看到來人,頓時臉色一變,都是收回目光,不敢去看。

他們都是分家的人,自然不敢招惹主家的夜子波,不然有他們好果子吃。

嘭!

夜玄感受到那股淩厲的罡風,神情淡漠,右手伸出,輕輕一撥,將力道全部卸去,同時一掌撼在那人的大腿之上,瞬間將其給拍飛出去。

那人頓時發出一聲慘叫,倒飛了出去。

“誒?”

原本已經是收回目光的分家子弟,聽到那聲慘叫之後,都是一陣愕然。

彷彿,是夜子波的慘叫!?

他們定睛看去,發現夜玄竟然是完好無損,已經坐在那小平台上。

而剛剛被拍飛出去的那個人,正是夜子波!

夜子波此刻是捂住自己的大腿,臉色蒼白,額頭上更是有冷汗直冒。

剛剛那一掌,他感覺自己的右腿都險些被拍斷了。

“你這該死的分家奴才,占了本公子的位置,還敢對本公子出手?!”

夜子波臉色陰沉,緊盯著夜玄,沉喝道。

“糟了......”提醒夜玄的那位分家子弟,看到那一幕之後,頓時心沉了下來。

夜子波的那番話,讓周圍平台上的那些夜家分家子弟都是臉色不好看。

但他們卻不敢插手,也不敢說些什麼。

此地乃是夜家主家,他們千辛萬苦纔得到了來觀天境的資格,他們自然不想因為一個不相乾的人搭進去。

“滾遠些,再敢出現在我麵前,我不介意碾死你。”

夜玄乜了夜子波一眼,不疾不徐地道。

“碾死本公子?好啊你這個分家奴才,膽敢如此囂張,都給本公子上,弄死這個傢夥!”夜子波怒極反笑,直接是指揮旁邊的那些分家子弟。

若是夜崢嶸在此,隻怕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個夜子波。

夜家都清掃了,你這種小東西還敢跳出來找夜玄的麻煩?

這他孃的不是送死嗎?

然而周圍的人聽到夜子波的話,卻是冇有人動手。

他們都是來自分家之人,但這夜子波卻一口一個分家奴才,他們如何不怒。

“你們冇聽到嗎?”夜子波臉色陰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