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牛飛出馬,周忠和方全的臉色明顯地變了一變,有些緊張和退縮之意。牛飛之前那如神來之筆的一拳,雖然不能說嚇破了他們的膽,但也很讓他們忌憚。

可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兒,兩人又不好意思就這麼默默地退回去,丟不起那人。方全跟周忠使了個眼色,周忠會意地點了點頭。

“牛飛,你真行啊!明明是深藏不露,在樹林裡卻裝得那麼像!”方全衝著牛飛,冷冷的說道。

提起之前在樹林裡發生的事情,牛飛的心中就窩火,拳頭攥得嘎嘣直響,嘴裡沉喝道“你們兩個也不是好東西,今天我就一併教訓了!”

“大言不慚!”方全喝了一聲,衝著周忠看了一眼。兩人很有默契地同時出了一聲怒吼,一左一右,配合著向牛飛攻了過來。

見周忠和方全二對一,金寒清怕牛飛吃虧,趕忙在一旁喝道“哈,竟然以多欺少?武術社的人今天算是被你們給丟儘了!”

方全和周忠緊咬著牙關,絲毫也不理會金寒清的譏諷。一門心思地想要將牛飛*。

那種輕盈的感覺再一次在牛飛的身體裡激盪,牛飛的心中一動,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他整個人立時輕飄飄地飛到了半空中。一邊如蒼鷹一般盤旋著,一邊看著周忠和方全兩人,從他的身下錯了過去。

這種好像是長了翅膀,在空中飛翔的感覺讓人,是牛飛之前從來也冇有體會過的。那種暢快,那種無拘無束的自由,都讓牛飛迷戀。忍不住暫時忘記了周忠和方全,在空中乘風盤旋著又提升了幾尺。

就在牛飛過癮著的時候,底下的人卻是看呆了。在他們的眼中,就好像有一根看不見的鋼絲,將牛飛吊了住。牛飛的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的瀟灑,出塵,就像是電影裡的俠客。強的視覺衝擊,這讓眾人忍不住將呼吸都屏了住。一時天地間的萬物都消失了,眼中隻剩下了在空中不停盤旋著的牛飛的身影。

薛影第一次發現,牛飛竟然這麼帥,激動得一顆芳心怦地跳個不停。武美璿,華雲珊,朱萍三女也是一樣,徹底看呆了......

周忠和方全的眼珠子都快要從眼眶裡掉出來了。如此強絕的輕功,兩人即便是在夢中都冇有見過。原本兩人以為,以他們的合力,以他們的配合,可以打敗牛飛。然而現在,他們的信心,就猶如退卻的潮水,迅雷不及掩耳,而且一去不返。

不要說是他們兩個,就連古小雲此時也呆住了。忍不住喃喃地嘀咕了一句“真是冇想到啊,原來像牛飛這麼老實的人,竟然也這麼......愛笑!”

金寒清隻覺得自己快要瘋了,呼吸急促,鼻孔翕張,雙眼溜圓,隻恨不得現在就跑到牛飛的麵前,哭求他收自己為徒!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牛飛終於過完了癮,身形一晃,悠然自得地落到了地上。本以為自己一落地,周忠和方全的攻擊立刻便會來到,可牛飛瞎緊張了半天,也冇見有什麼動靜,不禁好奇地轉頭向周忠和方全看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