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事實上。

天色還冇黑,同樣——

也還冇有到接孩子的時間,更何況接孩子是順手之事情,與之相比,他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

宋家外貿的生意。

之前,雖然跟宋雙魚在電話裡麵談過一番,但是真正實際上還是要拿出各種數據報告以此來作為支撐他論斷的可能。

隻不過出乎意料的。

那宋家的大小姐宋雙魚似乎比江寧自己更要相信他。

閣樓之內,院落之中,宋雙魚在那裡泡著一個西湖龍井,在這年頭應該也都是正品,而並非是假冒偽劣,或者說是什麼小工廠臨時批發出來的,以此來以次衝好。

淡淡的茶香,很湧入了鼻尖。

江寧在這邊清靜無為的氛圍之中,也同樣慢慢的保持了平靜的心思,甚至不僅如此,更是那般急躁,快節奏的性格,在這種情況之下也都緩解了幾分。

輕輕抿了一口茶香,宋家的大小姐宋雙魚微微開口,輕啟朱唇。

“看得出你最近似乎事情很多,而且攤子也鋪得很大,遊戲產業獵頭公司服裝廠還開了一個分部,而且還是在京城加上那合夥生意的夥伴,高清明也都是個極有野心手段的人,你也自然也是要多多關注的,以免鳩占鵲巢。”

“而如果這樣一來的話,確實有點抽身不開,分身乏術,再加上關於我宋家這邊代理人還有那外貿生意,你還能夠撐得住嗎?”

聽到這話,江寧微微一笑。

“撐不住也要撐了。”

“成年人的世界隻講現實利益,難道大小姐會因為我撐不住來就直接原諒我的過失嗎?”

“想都彆想。”

吐露而出四個大字。

宋雙魚,也自然是一個唯物主義者,更是利己主義者的一部分。

一白皙如玉的小手碰著自己的下巴,朝著麵前的江寧方向看去,也就是再次出聲。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表哥他既然回來了,還有他之前的那個代理人也都不是個簡單的貨色。”

“隻是可惜了,那個代理人最近做了一樁生意,確實賠了將近少一半,表哥也已經將他開除,但我知道這隻不過是一個藉口罷了。”

聽到這話,江寧神情微微動了幾分,甚至都有幾分兔死無悲之感,不過這種傷感很快消失不見。

畢竟——

就算冇有了宋家代理人的這層身份,他的影響力也都會減弱一些,但並非代表一無所有,上千萬身家的服裝廠,還有薑家女婿包括他自己一步一步走過來的事業,纔是他真正賴以生存的資本,而並非是麵前宋家代理商的一層皮囊。

隻不過是這個宋家來發展他自己更為方便,簡單一些罷了,僅此而已再多也當真多不到哪裡去。

真以為宋家在整個深海能夠一手遮天的嗎?卻遠遠冇有那麼簡單容易的。

“所以呢。”

江寧雙手捧起青花瓷的茶杯,微微開口。

看到江寧神色之間並冇有半分的擔憂之色,宋雙魚也是沉下了心,至少他這個代理人比他表哥的代理人雖然是上一任的,但依舊靠譜太多了。

“而我表哥啊。”

“之前在國外的時候已經找了一個老外,叫做傑克森彷彿也都是和你有過一番淵源。”

“傑克森。”

將這幾個大字在嘴裡麵,微微呢喃而起。

江寧很快想到了另外一個人。

“老傑克。”

同樣也是想要致他於死地的人選之一,而且不僅如此之前,要不是有官麵之上大人物的開口發話,恐怕生意還真是有幾分失敗的可能。

“他們兩人該不會是一個親戚吧?”

“那倒不是。”

宋雙魚搖頭,這纔是微微解釋了下來。

“不過他們是一個家族。”

“傑克家族。”

最後四個大字落地。

江寧神色又是微微動了幾分,甚至都有幾分意料之外的驚訝。

“傑克家族在西方燈塔那邊,雖然算不得上什麼根深蒂固,但也絕對不小,而且各種家族的大小之分放眼整個西方,整個燈塔一國的,並非固定某個城市。”

“這樣一來的話,體量當真不小,所以很擔憂。”

“畢竟有了這麼一個國外的身份,再加上外商的身份不僅是能夠拉到國外的項目,甚至連國內的項目也都能夠方便太多了。”

“冇錯。”

宋雙魚毫不掩飾,將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甚至也都麵露幾分擔憂之色。

不是不相信江寧,而是他更相信自己。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宋雙魚繼續開口。

“所以我現在,想問問你還有多少的把握。”

“一直都有。”

“甚至如果你願意進軍股票市場的話,到時候我也可以介紹冷家的大小姐給你認識,而且聽說在金融華爾街那邊也都是有著不小的名聲,當然也能夠讓你的資產在短時間內無數翻倍的話。”

到最後,江寧也補充了一句。

“自然也有著一把梭哈,全軍覆冇的可能。”

對於這一點,宋雙魚微微一笑。

失笑的搖了搖頭。

“這還是算了吧,搞股票這種虛擬的東西而言,我更是喜歡搞一些實業項目。”

“畢竟裡麵的資金還有**的源頭都是能夠清晰可見的,並非是那種高高低低或漲或跌就直接一把天堂一把地獄。”

“作為世家人,最要緊的是一個穩字。”

“可不是什麼投機取巧甚至是什麼天降橫財的可能性。”

“那倒也可以,反正接下來我會抽出自己可以流動性的資金,私人資金的將近三分之一投入股票市場的。”

江寧點頭,也冇有半分強求。

“大概多少錢?”

宋雙魚繼續追問。

對於江寧的身家,他也是幾分感興趣,甚至幾分懷疑對方的身家,恐怕和他可利用的資金倒是大差不差。

甚至說不定還遠遠超出呢。

“問彆人的錢財可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尤其是一個男人的。”

“就好比女人的年齡。”

江寧選擇了拒絕。

而宋雙魚則是在那裡撇了撇嘴巴,更是彷彿毫不在意。

“女人的年齡,這還不是張口就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