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鐵塔離開了,他的手下也急忙相互攙扶著踉踉蹌蹌的跟著離開了。

張強將手裡的砍刀隨手一扔,走到紫夫人麵前說道:“阿姨,本來還想請您好好的吃一頓飯,看來是吃不成了。嗬嗬......”

紫夫人搖了搖頭說道:“沒關係,我們回家吃!”

張強點了點頭,扶住了紫夫人的胳膊。

張強看了一眼神色不自然的紫靈,說道:“你去看看他們,給他們叫個救護車!”

紫靈這纔想起張魁王剛,急忙跑了過去,兩人多是些皮外傷,流血雖多,但是傷勢卻不太嚴重。

兩人在紫靈的攙扶下站了起來,走到張強的麵前,張魁感激的說道:“今天要不是你的話,我們倆估計已經死了!”

王剛也是充滿感激的看了張強一眼,他是個粗人不會說感激的話,但是從他的眼神裡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對張強的感激和敬佩。

張強對王剛很是有好感,衝著他點了點頭,王剛大聲說道:“臭老鼎真是太過分了,竟然派人殺到我們的地盤了!”

“魁哥,你看我們是不是召集兄弟殺過去?”

張魁搖了搖頭說道:“冇用的!”

“鐵塔是刀疤的人,他為刀疤報仇天經地義,到時候臭老鼎完全可以說這些是鐵塔自己的行為,與他們無關,反倒會讓他們抓住把柄,趁機殺到新城來!”

王剛氣惱的吼了一聲:“該死,難道我們就當這一切都冇發生,當我們自己倒黴不成!”

“真是豈有此理!”

“啊......”

就在這時,一聲呻吟聲響起,幾人尋聲望去,卻見李風正呻吟著慢慢甦醒了過來。

一看到李風,王剛的牙齒立即咬的一陣咯甭亂響,提起鋼棍就要上,卻被張魁一把給拉住了。

“魁哥,你乾嗎攔我,讓我殺了這個畜生!”

張魁淡淡的說道:“你都說了他隻不過是一個畜生,你乾嗎還非要殺他?”

“他現在已經夠慘的了,放他一條生路吧?”

張魁看了一眼李風凹陷的肩膀,看情形那裡已經完全碎了,有幾分不忍。

李風麵色蒼白的緩緩站了起來,因為劇烈的的疼痛,額頭上的冷汗不停的滲透出來。

看著張魁和王剛,李風的表情很複雜:“你們......你們為什麼......”

“哼!為什麼我們還活著是嗎?”張魁冷笑了一聲說道。

李風慚愧的低下了頭。

張魁歎息了一聲說道:“李風,其實你說的也有道理,你和我們不一樣,你還有家要養,不象我們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可是,即使是這樣,你也要明白,有時候錢並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人的命啊!”

“你即使錢再多,冇有了命又有什麼用?”

“我不讓兄弟們動那些東西,是為了讓你們能活的比彆人久一點兒,讓你們的家人不用天天為你們擔驚受怕!”

李風顯得越發的羞愧,痛聲道:“魁哥,我對不起你,你殺了我吧!”

張魁搖了搖頭:“我不會殺你的!”

“但是雲龍會也不能留你了,你走吧!”

“過平靜的日子去吧!”

李風深深的看了張魁一眼,邁著蹣跚的步伐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