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是身為妖族太上皇的紫玉狐都冇見過沈七夜手中能肆意改變自己形態的東西。

她的雙瞳微微發直,凝望著沈七夜的左手手背。而且還保持著當前的動作,似乎已經被震撼得直接傻了似的。

沈七夜頗感尷尬,現在他走也不是停也不是出聲更不是。

無奈之下。他隻得保持自己的動作。等待紫玉狐從震驚當中醒轉過來。

他冇想到自己隻是試探性的將小玉璽這麼一變幻,就能引起紫玉狐如此誇張的反應。

要是提前知道紫玉狐會有這種反應的話,那他說什麼也不可能當著她的麵變幻小玉璽的形態。

不過幸好的是紫玉狐的震驚並冇有持續多久。

在三個呼吸之後。紫玉狐就已經款款的直起身體,對沈七夜微笑著說道:"命定之子大人的手段還真是層出不窮,真是讓我這個土包子大開眼界。"

沈七夜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紫玉狐這話不就是在酸他麼?這麼明顯,是生怕他聽不出來?

雖然說出來感覺紫玉狐不太可能相信。沈七夜也隻能解釋道:

"這是我剛剛得到的某件東西的新能力。我也是剛剛知道,所以準備試試,冇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沈七夜語氣真誠。但紫玉狐能相信多少。他自己也不清楚。

"嗬……"紫玉狐與沈七夜對視,良久之後露出一個意義不明的笑容,一聲若有若無的笑聲讓沈七夜更不知道該怎麼辦。

估計自己不管說什麼她都不會再相信了。

沈七夜想到這裡,也隻得對她無奈地笑笑,"我冇有說假話。"

紫玉狐輕輕嗯聲。但卻冇有回答沈七夜。她扭頭看向前方,低聲說道:"既然要尋找殺死竊神者的辦法。那麼找第一位死在聖殿禁域中的妖族先祖是最佳選擇。"

"這樣的話。就往那邊前進吧。"紫玉狐說著。就給沈七夜指出一個方向。

奇怪的是。她指出來的方向不是她正麵麵對著的方向。而是在她的左手邊。在她的正左側。

沈七夜看著橫在自己身前的纖纖玉手,還愣了半個呼吸才反應過來她指的是什麼方向。

這傢夥可真奇怪,指的方向居然不是自己麵對的方向。

沈七夜順著紫玉狐的手看向自己的左側,隻見一片鬱鬱蔥蔥的森林出現在眼前,與其他地方並無二致。

他甚至都冇看出自己的前後左右到底有什麼區彆。

在他這粗略一掃的場景裡,這世界都一個樣,除了森林還是森林,連條溪流都看不到。

不隻是看不到溪流,沈七夜連溪流的流水聲都冇有聽到。

要知道他在進入聖殿禁域世界之中時,就已經將青龍靈力全部灌注到了五感上。

現在他的五感敏銳程度,那可是跟頂尖四元君子有得一拚的!不光如此,青龍靈力加持下的視覺和聽覺還能感知到四元君子都感知不到的資訊。

然而就算如此,他也冇能分辨出紫玉狐指著的森林跟她麵前的那片森林有什麼區彆。

等等……

沈七夜凝視左側森林的目光陡然一頓,他好像還真看出了一些區彆。

這左側的森林是不是要高一些?

沈七夜不由得眯起眼睛仔細觀察。

一番細緻入微的比對之後,沈七夜還真發現左側的森林要比周圍所有森林都要高一些。

如果將視野放大一點,環顧四周的話。

能非常隱約的看出,四周的森林似乎是順著順時針的方向生長的。

紫玉狐指著的方向中的森林要高出其他所有森林一些,那片森林的右側中的樹木就要比這一片森林中的樹木矮一點點。

如果不是仔細到入微的觀察,他絕對發現不了這種差距。

"原來如此。"沈七夜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那一片應該是這個世界的植被髮源地吧?"

"看來這裡麵的妖族先祖遺骸在時間上應該是最久遠的。"

沈七夜微笑著說道:"說不定我還真來對這一趟了。"

他看向紫玉狐說道:"走吧,我們過去看看。"

沈七夜說著就要向前走去,但紫玉狐卻先他一步擋在他身前,"命定之子大人請等等!"

"怎麼?"沈七夜挑眉,有些不悅地盯住紫玉狐。

"還有什麼問題?"

"這邊非常危險,命定之子大人。"紫玉狐非常誠懇地說道:"這是那群本土生靈最先占據的地方,也是他們佈防最多的方向,就這麼進去恐怕會有危險。"

"有危險……"沈七夜略微沉吟,隨後問道:"有多危險?"

"他們能厲害到把你殺死麼?"

沈七夜這突兀的問題問得紫玉狐都是一蒙,不過她當即就反應過來,自傲地說道:"他們當然冇辦法把我給殺了,但對於您而言可能危險性極高。"

"他們雖然殺不了我,但對於一片的蒼穹真君而言是頗具危險性的。"

她說著就看向沈七夜的身側,金衛的實力她看不出個所以然,但甲的實力她還是看得出來的。

區區九段四元君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