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啊。”沈月衝到了床邊,她一把推開唐甜,然後,在林薇旁邊,喊得撕心裂肺。

門口的人明顯聽到了一些動靜,越發焦急了。

因為門無法用正常手段打開,很快就傳來了撞擊的聲音。

冇多久,門被打開。

而沈月的表演,也到了**。

她拚命地嚎哭著,似乎是因為傷心過度,她極度要跟著林薇一起暈厥過去。

唐甜就在站旁邊,平靜地看著。

“夫人!”就在這個時候,沈力一馬當先地衝了進來。

看見床上一動不動的林薇,和痛哭著的沈月,他的神情一變,立刻衝了過去。

“讓開。”沈力厲聲說道。

沈月哭著說道:“爸爸,媽媽她……”

沈力顧不上理她,他一把將沈月拎到一邊,有些慌亂地握住了林薇的手。

然後,他怒聲說道:“醫生呢?快去叫醫生。”

“我這就去。”蘇若立刻應了下來。

“爸!媽她這是怎麼了?”沈懿也隨後跟了進來,他有些慌亂地看著林薇,眸底全是焦急。

母親的身體,本來就虛弱。

幾年前那一次。

她驟然暈倒,一暈就是幾個月。

這一次,不知道又是什麼情況。

沈力看著林薇蒼白的臉色,心頭泛起一絲怒火。

他冷冷地看著沈月:“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母親來臨城,我對你千叮嚀萬囑咐,你是怎麼跟我說的?你說,一定不會讓母親出事的!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沈月哭的眼睛紅紅的,一聽這話,她立刻轉頭,用仇恨的目光看著唐甜。

“父親!要是知道唐甜是這種人,我不該聽母親的,帶她來見母親。”沈月憤怒地說道。

沈月的言外之意,這是唐甜的鍋。

沈力頓時冷冷地看向了唐甜。

這一看。

他卻不由愣了一下。

唐甜……

這個名字,他不是第一次聽到。

網上,他也偶爾看到過唐甜的照片。

但是會麵,卻還是第一次。

看著唐甜,又想起網上那些照片。

他隻有一個想法。

這個女娃,似乎不太上照。

哪怕那些照片,已經讓不少人將她奉為女神,但是,和她現實中,那難以掩飾的光芒來比,還是差上不少。

沈力恍惚間,竟覺得自己看見了年輕時候的林薇。

但是很快。

沈力就眯了迷眼睛,看著唐甜的眸中,也帶上了幾分審視!

“沈月,你胡說什麼!”沈懿怒聲說道:“我姐是什麼樣的人了?你難道還想說,母親昏迷,是我姐的問題?我告訴你,我絕不相信!”

沈懿此刻,又是擔心,又是焦慮,又是生氣。

他隻能強行壓下自己的情緒,給了唐甜一個信任的眼神。

此刻,沈懿也意識到有哪裡不對了。

但是

這一次,是他把唐甜帶過來的。

唐甜也是為了他,纔會來到這裡。

如果因此讓唐甜出現什麼問題,他是絕不會原諒自己的。

“小懿!你是徹底被她迷惑了!”沈月擦了擦眼淚,聲音微微顫抖著:“我承認,是我先做錯了事情。母親因為這件事情,已經罵了我好幾遍,我也因此,下定決心要改正了。但母親還是對唐甜心脆愧疚,她便讓我把唐甜帶過來,要當麵和她道歉。”

沈力分麵無表情地看了看沈月,又看了看唐甜,冷聲問道:“然後呢?”

沈月哭的更厲害了:“我知道,母親喜歡鑽牛角尖,這件事情不解決的話,她怕是會一直放在心裡。所以,小懿把人帶過來的時候,我是高興的。我想著,隻要能讓母親好受一點,讓我怎麼樣,都可以的。所以,哪怕在門口的時候,唐甜提出,要我對她跪下,我……我也照做了。”

“給她下跪?”蘇若打完了電話回來,就聽到了這句話,她的臉色頓時變了:“老爺,唐甜你未免也太過分了!”

“這一切都不要緊的。”沈月擦了擦眼淚,一臉堅強地說道:“隻要她願意去見母親,讓我受些委屈,這又算是什麼呢?我知道唐小姐心中有氣,她可以儘管發泄在我身上,我做錯了事情,這一切,都是我該受的!”

沈力眯了眯眼睛,看向了唐甜:“你怎麼說。”

唐甜平靜地說道:“她說的是實話。”

沈力的目光在沈月和唐甜中間逡巡了一會。

沈懿忍不住說道:“爸爸!沈月做的事情那麼過分,讓她跪下,也不算委屈了她。”

他反正,無條件站在唐甜這一邊。

沈力看了沈懿一眼:“你倒是對這女人掏心掏肺的。”

沈懿毫不猶豫地說道:“她對我來說,和親人,也冇什麼兩樣。”

“老爺,少爺這是徹底被迷惑了。這個唐甜,真的是不簡單。”蘇若一臉仇恨的看著唐甜。

對此。

唐甜冇有任何辯解。

沈力對此不可置否,他看著沈月:“你繼續說。”

沈月輕聲說道:“我跪下之後,她勉強願意跟著進門。母親看見她,很是高興,一個勁地表達著愧疚之情,還讓我,也給她道歉。我也都照做了。但是……唐甜聽了我們道歉之後,不接受也就算了,她竟然……”

沈月擦了擦眼淚,這才繼續說道:“她竟然嘲諷媽媽為什麼要這麼假惺惺。還罵我們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還說媽媽自己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才生出我這麼個女兒……還有一些更難聽的話,我都……我都說不出口。”

沈月眼眶發紅:“母親這些年,一直被父親保護著。她哪裡聽過這樣的汙言穢語。一開始,母親還嘗試著辯解著幾句,但是這唐甜,竟然還開口咒罵起了我們家的人。除了罵我還母親,她甚至還罵小懿也是一個蠢貨,輕輕鬆鬆,就被她玩弄在股掌之間。她還說,她要挑唆小懿,讓他永遠都不要回家。母親聽到這樣的話,一時之間,氣急攻心,竟是直接被氣暈了過去!”

“媽媽,你一定要替母親做主啊。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先做錯了事,所以,她羞辱我,讓我下跪,我都聽了啊。可是,母親又做錯了什麼?要被她這樣羞辱。小懿又做錯了什麼,要被她這樣利用!我們沈家人,難道是軟柿子,任由她捏扁搓圓不成。”

說著,沈月仇恨地看著唐甜。

這眼神。

她完全就不用演戲。

她本來就恨唐甜入骨。

“唐甜!”蘇若忍不住怒聲嗬斥:“我們真是冇有想到,你竟然是這種喪心病狂的人。夫人柔弱美麗,叫你來,也是要跟你道歉,她何曾對不起你了,要遭受你這樣的羞辱!我告訴你,你做出這種事情,沈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蘇若說完,卻發現,房間裡的氣氛有些詭異。

因為,除了她一臉憤怒的樣子。

沈力和沈懿,看起來竟都異常冷靜。

蘇若不由愣了一下。

以她對沈力的瞭解,沈力這一會,不應該是勃然大怒纔對嗎?

這中間,出了什麼差錯嗎?

蘇若的心裡,咯噔一下。

沈力看著唐甜:“對此,你有什麼好說的。”

唐甜點了點頭:“對於沈夫人的昏迷,我有一些猜測。但是具體的,還是等人到了,我們再說吧。”

“好。”沈力點了點頭,竟然就不再多說了。

人?

什麼人?

沈月和蘇若對視了一眼,突然覺得,事情好像脫離了她們的掌控。

沈月小心翼翼地問道:“人?什麼人?爸爸,這個唐甜,根本就是在拖延時間。她仗著老公是顧夜寒,覺得自己可以在臨城一手遮天,她卻不知道,我們沈家百年世家,根本不怕什麼顧家。”

沈力看了沈月一眼。

那一眼,淡漠而平靜。

沈月不知道為何,心臟跳動地更加厲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