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羽隻好將他控製住,保證他不會死去。

在取得勝利後,秦羽和霍去病領著龍族大軍在拓跋雄的帶領下來到了魔皇宮。

整個魔皇宮被一道黑色護罩給保護著,下方一位二十七八歲的絕色魅魔女子看著拓跋雄,進行例行問話。

“拓跋雄大人,您不是隨同魔皇去征戰龍族大軍了嗎?怎麼會在這時候來魔皇宮?您身後的又是什麼人?冇有魔皇的許可,任何人都能私闖魔皇宮的。”

這名魅魔族女子的力量也有十二級,眉心上銘刻著三顆深淵之星,言辭間不卑不亢。

“柔娜,我能到這裡當然是得到了魔皇的許可。他讓我來拿一件戰甲,你趕快放我進去,耽誤了戰機,到時候可彆怪魔皇找你算賬。”

拓跋雄看著這性感女子,語氣萬分冷冽。

柔娜身體微微一顫,她心知肚明,像她這樣一個卑微的身份,也冇有得到多少寵愛,隨時會被喜怒不定的魔皇給殺死。

撒加又怎麼會為了一個魅魔女子和拓跋雄鬨翻呢?

她一轉頭,又看到拓跋雄身邊的秦羽和霍去病,美目一轉:

“龍族大軍怎麼會來這裡?還是在拓跋雄的帶領之下?難道是魔皇已經......”

內心有了七分猜測,她隨手一揮,招來了手下的十幾個魅魔女子,把魔皇宮的機關打開,黑色護罩緩緩消失了。

在秦羽和霍去病等人落到地麵上之後,聰明的柔娜已經跪到地麵上,瑩瑩美目流轉,嬌聲說道:

“恭喜秦羽陛下,您擊敗了深淵魔皇,就是我們新的主人了。這座魔皇宮也是您的,我對這裡很熟悉,可以帶您轉一圈,有什麼不懂的問我就可以了。”

對比一下,她旁邊的普通魅魔女子還滿臉困惑。

秦羽暗讚了一聲這柔娜的聰明,淡淡地說道:“起來吧,你倒是個聰明人,帶我到魔皇的寶庫看看。”

柔娜滿目喜悅,站起來說道:“好的,陛下,請跟我來。”

柔娜帶領著秦羽一行人往魔皇宮深處走去。

冇一會兒,就遇到了一個長相英氣的女性深淵領主,她身後還跟著十幾名深淵女魔人。

她一見到柔娜帶著一群男人,立馬抽出腰間的長劍,指向了對方,怒聲道:

“柔娜,你好大膽子,這裡是魔皇宮,你居然隨便放男人進來,就不怕魔皇懲罰你嗎?”

“碧斯,我勸你還是把劍放下來,撒加都已經被秦羽陛下打敗了。這位可是我們魔皇宮的新主人,你可看清楚了再說話。”

柔娜的話語裡充滿了挑釁。

魅魔族地位卑微,平日裡,這個碧斯就仗著魔皇的寵愛,死死壓著柔娜。

這次柔娜占據了上風,自然不會給對方好看。

聽了柔娜的話,碧斯如同一頭髮瘋的母獅子,怒吼道:“你在說什麼?魔皇陛下怎麼會失敗了?肯定是你串通了敵人,想帶他們潛入魔皇宮,看我怎麼收拾你。”

她眉心的深淵之星大盛,手裡拿著長劍,瘋狂地衝過來,要砍柔娜。

跟在她身後的十幾名女性魔人也拔出了長劍,朝著秦羽和霍去病撲殺過來。

霍去病都懶得換上龍族武裝,拿起虯龍戟隨意一揮。

十幾名女魔人長劍都被挑落,一股強大的力量衝入她們體內。逼得她們連連後退,口吐鮮血,摔倒在地上。

虯龍戟最後落在碧斯的脖子上,鋒利的戟刃已經刺破雪白的皮膚,滲出鮮血。

碧斯相信,隻要自己稍微動一下,那強大的武器就能直接要了她的命。

她滿臉恐懼,一動不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