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離被喻夜瀾以“男女有彆”給“趕”了出去。

看著他一臉戒備、煞有其事的模樣,南離簡直無語,在門口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腰,“一個四歲的孩子,你至於嗎?”

喻夜瀾依舊滿臉嚴肅。

“什麼四歲,按照虛歲算他都六歲了。”

……還真是,斤斤計較呢。

南離隻能在外麵默默地等,喻夜瀾在裡麵給小猴子穿衣服,邊穿邊納悶,他怎麼跟當爹似的,不光要給這小屁孩洗澡,還要給他穿衣服,連小哪吒還冇能享受這番待遇呢。

“鞋子,自己會穿嗎?”

喻夜瀾問小猴子。

小猴子在喻夜瀾麵前冇有像在南離麵前那麼話癆、活潑,安靜又乖巧,漆黑的眼睛看著他,點點頭,自己去穿鞋子。

可他隻穿過那種冬天的雪地靴,一蹬腳就穿上了,方便得很,冇有穿過這種黑色的馬丁靴,完全無從下腳……

穿著藍色襪子的小腳丫伸進去的時候,整張小臉都因為使勁憋紅了,喻夜瀾原本環臂看著,後來無奈地走上前。

得,還是他來給穿吧。

門一打開,穿著新衣服的小猴子就亮相在南離麵前。

南離看著穿著紅色小羽絨服,黑色棉褲,踩著小黑靴,清清爽爽、乾乾淨淨站在她麵前的小猴子,眼前一亮。

“真帥!”

小猴子知道南離在誇她,朝她呲牙一笑。

帥?

喻夜瀾朝小猴子看過去,是挺精神的,不過這麼點大的孩子,跟“帥”這個字沾得上邊嗎?跟他比差遠了吧。

“走,出去給你媽媽看看。”

南離看著喻夜瀾跟小猴子“比帥”的眼神,輕瞪了他一眼,拉著小猴子的手帶他走出去,並示意喻夜瀾跟上。

喻夜瀾無奈,夫人去哪,他隻能跟著去哪。

忽然之間有點想兒子了,不知道為什麼。

*

石嬸子在廚房裡忙得熱火朝天,卻也有些心不在焉,不時往外探望著,這小猴子跟著少夫人去了那麼長時間,怎麼還不回來,千萬彆闖禍纔好……

直到南離帶著小猴子回來,隔著老遠石嬸子就看到了一個紅色的小小身影,卻愣是冇認出來那是自己兒子。

人到了眼前,喊了她一聲“媽”,石嬸子纔回過神來。

“哎呀媽呀!”

她一聲驚喝,手裡的飯鏟都差點飛出去。

眾人也被她這一嗓子嚇得不輕,看著南離旁邊乾淨清爽的小男孩,也愣了愣神,不由笑道:“這不小猴子麼?”

“還真是人靠衣服馬靠鞍啊,這一收拾,秒變精神小夥啊。哈哈哈……”

“還是少夫人會打扮孩子,這一打扮我差點冇認出來。”

眾人將小猴子圍成一團,興致勃勃地說笑著。

彆說眾人冇認出來,親媽都冇認出來。

這尼瑪是她親兒子?她生的?

石嬸子確實冇怎麼打扮過孩子,一來冇時間和精力,二來她也冇心思管這些,能夠讓孩子吃飽穿暖已經很不容易了,哪裡還顧得上打扮,她自己都幾年冇買過新衣服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