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到東濟私立醫院,寧天琅看著裝修奢華的醫院大樓,露出一絲冷冷的笑意。

“看來,梁甲武拿到父親的小寒集團以後,是真的發達了,梁氏集團旗下的醫院,竟然如宮殿般富麗堂皇!”

就在寧天琅心中怒意橫生之時,一個魁梧的身影走了過來,恭恭敬敬的站在了車門旁邊。

寧天琅開門下車:“飛躍,走吧,咱們直接去住院部。”

“是,師父。”

侯飛躍舉起手裡的一個果籃,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來的匆忙,我隻能在旁邊的水果店買了一籃子水果。”

寧天琅微笑道:“你想得很周到。”

兩個人穿過高檔的花園廣場,來到了住院部。

和第二醫院的住院部比起來,這裡簡直就是天堂!

看著裝修考究的住院部大廳,寧天琅淡淡道:“冇想到,這醫院的每個角落都這麼奢華。”

隨後,他又有些疑惑的喃喃低語:

“馮雲勇自己在這裡住院,怎麼卻把馮老太太送去了第二醫院?”

寧天琅不知道的是,馮雲勇之所以把馮老太太送去第二醫院,就是因為這東濟私立醫院的費用太高!

馮家是有錢,但馮老太太不捨得花,隻說自己在公立醫院住院就可以。

而馮老太太看病住院的錢,馮雲勇和馮雲惠兄妹倆也要掏一部分。

兩個人一邊嘴上孝順,一邊又互相推諉,都生怕自己多花一分錢!

最後便藉著老太太節省的心理借坡下驢,將老太太送到了相對便宜的第二醫院。

好在,第二醫院的環境雖然冇有東濟私立醫院好,但在治療心臟病上,技術卻是絲毫不差!

畢竟,有著柯冬兒這樣優秀的醫生在!

馮雲勇想著,反正兩家醫院治療心臟病的實力不相上下,那何不少花點錢呢?!

可現在到了他自己需要住院的時候,他卻是捨得花錢了!

直接住進了這裡的vip病房!

“師父,那個人住在三層,普通病房。”侯飛躍指了指電梯,“咱們直接過去嗎?”

寧天琅搖了搖頭:“咱們先去見個人,然後再去給那個傷者治病。”

說著,就邁步往谘詢台方向走去。

他要去問問,祝永峰住在幾號病房。

就在這時,住院部門口忽然傳來一陣騷亂。

十幾個穿著黑西裝的保鏢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將大廳中的人全部驅趕到了一旁。

不禁惹得眾人紛紛怒目而視!

能來這裡住院的人,家裡都趁幾個錢。

就算是最窮的,最起碼家裡也有點小本生意。

此時見到這些保鏢凶神惡煞的開路,全都不悅道:

“乾什麼?!這麼寬的路不夠你走嗎?!”

“就是!這醫院是你家開的?”

“真他媽以為自己是皇帝了,出門還要淨街?!”

整個大廳頓時一片混亂!

可,下一秒,他們就全都閉上了嘴!

因為,一個穿著白色紗裙的女人出現在了眾保鏢的身後!

這個女人已經在這裡住院很長時間了,基本上這住院部裡的病人和家屬都知道,她不能惹!

原本還怒氣沖沖的眾人,此時全都乖乖往旁邊退去,給她讓出了路來。

這個女人雙手捂著胃部,一臉的痛苦之色。

但,饒是她表情痛苦,還是難掩那驚人的姿色!

在潔白紗裙的襯托下,她就像是誤入凡間的仙女般,高貴、美麗!

所有人都呆呆地的看著她,被她的絕美臉蛋所吸引。

可,又冇有一個人敢露出褻瀆猥瑣的神色!

此時,這一行人已經來到了寧天琅的麵前。

寧天琅並冇有擋住他們的路,隻是離得很近。

但那些保鏢還是怒吼道:“小子,滾開!彆擋我家小姐的路!”

寧天琅微微皺眉,心中暗道,這究竟是哪家的小姐,派頭竟然如此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