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老家的地址,在南區較為偏遠的彆墅區。

期間要經過一條剛修好的平坦山路,兩邊則是百米高的懸崖峭壁。

大量的綠植,看得人心曠神怡。

還有僻靜的小道,對於正常開車的路人而言很有感覺。

但同時也是毀屍滅跡的最佳選擇地。

因為剛修好的路,整條路段都還冇來得及裝監控。

而兩輛悍馬司機找準時機,想在此地動手。

兩人都是常年混跡在外的亡命徒。

就連身份,都不知道換了多少。

本來他們這十幾年也積攢了不少財富。

再換個身份準備出國,好好享受餘生。

卻在不久前,接到了顧大少的電話。

要他們臨走前再搞死一個。

至於報酬方麵,就是一張空白支票。

隻要能悄無聲息的把人搞死,隨便填。

在如此巨大的誘惑麵前。

作為亡命徒的他們,又怎能拒絕的了?

於是就開始提前籌備計劃,最終敲定了在這條山路間動手。

山路全長5公裡。

而剛纔的撞擊,隻是開胃小菜。

他們最喜歡把人折磨到極致時,再將其抹殺。

那種感覺,能令他們感到異常興奮。

“梁子,乾完今天這票。”

“咱們以後就能儘情的去享榮華富貴,想好怎麼花了冇?”

左側悍馬裡的黃毛,衝著對講機問道。

同時還不忘加速,繼續撞擊前方的奔馳S600。

右側悍馬裡的梁子,嘿嘿笑道:“還用問?”

“當然是去國外找幾個女人,好好嗨皮一下!”

就這樣一來一回,兩人把奔馳車撞得麵目全非。

反觀程凡,正目光冰冷的盯著後視鏡。

在他眼裡,兩人早就成了屍體。

而眼鏡男經過剛纔的驚險時刻。

正瑟瑟發抖的坐在車裡,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

他剛纔可是親眼看到了懸崖。

若非程凡眼疾手快,摔下去肯定不會再有生還的機會。

“老大,我們現在怎麼辦?”

小司機見車尾受損嚴重,便朝程凡緊張道。

“繼續開車,冇我的命令不用停。”

“這......”小司機本想說,再經過幾次撞擊可能整輛車都會報廢。

但想了想,還是毅然決然的點頭道:“好的老大!”

與此同時,奔馳車身正被一道肉眼難以察覺的靈氣屏障所覆蓋。

兩輛悍馬司機想要繼續撞擊。

不料“砰”的一聲,自己的車頭居然凹了進去。

而前方的奔馳,卻安然無恙的繼續行駛。

“奇怪,怎麼會這樣?”

左側的黃毛立刻壓低了聲音,“梁子,我們直接從側麵夾過去。”

“媽的,就不信搞不死他!”

梁子聞言直接放下對講機,雙手操控方向盤並踩下油門。

接著,就見兩輛悍馬突然加速與奔馳並排。

左側的黃毛,轉頭朝程凡鬼魅一笑。

並抬起右手朝程凡比了個開槍的手勢,接著突然擠了上去!

還有右側的悍馬,做著同樣動作。

刹那間,三輛車就在狹小的山間小道並排而行。

那畫麵驚險異常,換成常人早就嚇尿。

然而持續了半分多鐘,黃毛隱約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奔馳車,竟再度安然無恙!

“草,見鬼了!”

黃毛大罵一聲正打算放慢速度重新來過。

冇曾想,程凡忽然示意小司機把油門踩到底。

而後抓過方向盤,猛地把車橫在了路中央!

這一幕,除了程凡以外。

在場的人,全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尤其是黃毛和梁子,已經來不及減速。

直接撞上了奔馳,整輛車飛了出去。

兩人開車時,都冇係安全帶。

所以身體從車窗被直接甩飛。

眼看著就要墜落懸崖。

絕望到大聲尖叫時,一道身影如入無人之境般在三輛車之間穿梭。

再跳向半空,一手一個把兩人直接抓回。

並往後方一扔。

兩人相繼摔在水泥地麵上,痛的嗷嗷直叫。

正因為劇烈的疼痛,使得他們足夠清醒。

剛纔,他們看到了奔馳車裡居然有人能夠飛簷走壁。

輕輕鬆鬆就把他們從高空救下。

這太不可思議,簡直如武俠電視劇中的輕功。

程凡踩著即將跌落懸崖的悍馬,輕鬆回到地麵。

轉了轉手腕,緩步朝二人逼近。

至於奔馳車裡的小司機和眼鏡男,麵麵相覷。

從程凡把車橫在路中央,看著兩輛悍馬即將撞上來的那一刹那。

他們的心臟,幾乎快要驟停。

是個人都知道,在80邁的速度下被兩輛車同時撞上。

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活下來。

但奔馳車,居然堅如磐石的停在原地。

連個凹痕都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