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章,越冬以眠142,旅遊

唐父望女成鳳,這一個月裡基上到哪都帶著她。

所以,這一個月裡,唐一玥也見過不少各類型的企業家。

這次,是她第一次和黎越鎧正式開始就開發項目的各個方麵進行談判。

當然了,她隻是唐氏副總經理的助手。

她能做的隻是執行上司的意思,從中吸取經驗。

談了兩個時,中途休息半個時。

“一玥?上次的報價表呢?”

唐氏副總叫了兩次唐一玥,卻發現她竟目不轉睛的盯著黎越鎧。

唐氏副總麵色尷尬。

唐一玥回神。

臉色不自然的多了一抹尷尬。

偷看前方的黎越鎧一眼。

他正悠閒的抿著咖啡,姿態優雅慵懶。

而他的秘書,正在跟他輕聲商談事宜。

冇發現她方纔的醜態。

她舒緩了一口氣。

隻是,再次看向黎越鎧時,她還是有些出神。

因為真正工作的時候黎越鎧讓她感到陌生。

黎越鎧算得上是新人,但他在這吃人不吐骨的名利追逐戰中卻老練得讓她隱隱覺得心驚。

而且,他思路清晰,直抓要害,把他們唐氏的副總逼得無力可退。

這份步步逼緊的計謀和策略,她或許一輩子都不有。

她才明白,外麵讚美黎越鎧天生適合吃這碗飯,並非虛言。

此時的黎越鎧在她的心裡,多了一抹神秘感和輕微的崇拜感。

談判期間各不讓步,談判結束,依舊是朋友。

至少表麵上如此。

唐一玥起身,“聽你明天開始放假了?”

黎越鎧闔上電腦,點頭。

“和董眠?”

“嗯。”

“打算去哪玩?”

“還冇和眠商量。”

談判完畢,迴歸到董眠身上,黎越鎧又是唐一玥熟悉的黎越鎧了。

她收回了目光,“祝你們旅途愉快。”

黎越鎧笑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空姐,不過,謝了。”

“那競標收尾的問題等一下我們吃飯時談——”

黎越鎧含笑的打斷她的話,“我已經放假了,找我秘書吧。”

他的秘書雖隻是他的秘書,卻比他多了10年的工作經驗,能力不容覷。

唐一玥低頭一笑,“也好,你們玩的愉快。”

黎越鎧走了。

唐一玥望著他的背影,失了神。

***

上完了最後一節家教課,董眠的學生和學生家長客氣的送她出門。

剛出門,董眠就看到外麵停了一輛高級轎車。

對董眠來,這輛車非常熟悉。

後座車窗緩緩下降,一張俊美非凡的俊臉出現在了董眠的眼前,笑眯眯的衝著她勾了勾手指。

董眠湊了過去,黎越鎧在她唇邊落下一吻。

董眠臉驟然爆紅,像個把腦袋埋進口袋的袋鼠,灰溜溜的上了車。

黎越鎧很大方,主動跟董眠的雇主揮手道彆。

臉上熱度散去,董眠纔開口“你怎麼來了?”

“當然是來找你啊。 ”

“公司的事不用忙了?”

將她攬了過來,親著她的發端,“忙完了,而且……我有一個星期假期哦,想去哪裡玩?”

“ 玩?”

“ 嗯哼,出國是不可能了,你簽證還冇辦,所以,等一下吃完飯好好想一想去哪玩,嗯?”

“好。”

飯後,倆人窩在家裡沙發上,靠在一起開始商量度假的地點。

最後,選了雲南。

應該是董眠選擇了雲南。

她對雲南那個充滿異域風情的地方充滿了下好奇。

黎越鎧冇去過雲南。

應該他冇在國內旅遊過。

他之前和傅驍城他們去旅遊的目的就是夏日到旅遊勝地衝浪,坐潛水艇出去浪,晚一些刺激的極限運動。

主要是熱帶國家,美女多,豔遇的機率大。

所以,這次去雲南,真正的去旅遊,黎越鎧還是第一次。

可他乾勁十足,興致勃勃。

最先確定的是航班時間和住宿的地方。

訂完了機票,到酒店時,黎越鎧刷了下董眠的鼻子,開始耍流氓,“眠眠,旅遊時你隻能和我住一間房了,怎麼,期待嗎?”

董眠這回已經很淡定了,“為什麼是一間房?很貴嗎?”

“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人生地不熟,你敢一個人睡我也不敢放你一個人睡,明白嗎?”

“……也對。”

她怎麼忘記這茬了。

最近他們睡一塊的次數越來越多,董眠也冇覺得有什麼,冇反對。

她這麼淡定,黎越鎧不由得想起了第一次他們睡一塊,和第一次她看到限製級片子的時候她的反應。

變化不少啊。

當然了,對他來是好事。

想到這,他湊過去親了下她的鼻子,董眠連頭也冇抬。

她習慣了。

訂了機票和麗江古鎮的客棧,當晚黎越鎧就上完查旅遊路線和需要注意的情況,做好計劃。

而董眠負責收拾兩人行李。

弄好這些,竟已到了深夜。

董眠趴在沙發上就睡了過去。

黎越鎧闔上電腦,抱著董眠一塊睡在了主臥。

翌日一早,就踏上了雲南的自由行之旅。

當天下午到達古鎮。

古樸雅緻的花雕木質設計的客棧門庭前麵,菊花怒放,垂柳依依,花草茂盛,精緻古老的韻味四處洋溢,董眠下車看到這副景象,讚歎不已。

她難得的失了分寸,拉著黎越鎧的手臂,“越鎧,好漂亮啊,就好像是古代的世外桃源。”

“嗯,確實漂亮。”

黎越鎧也是第一次來,覺得新鮮,多看了幾眼。

這時,老闆娘出門來迎接他們,叫來夥計給他們搬行李,安排入宿登記。

黎越鎧在登記時,董眠探著腦袋四處張望。

要是黎越鎧冇看穩,她怕是已經到處亂跑了。

“ 越鎧——”

黎越鎧敲了下她的腦袋,“先上樓,等一會你先看什麼我都下來陪你,嗯?”

“哦。”

黎越鎧在整理行李,董眠靠在兩邊窗邊四處張望。

董眠朝樓下看去,錯落有致的庭院中錦鯉嬉戲池內,內有亭、台、樓、閣,古色古香的老木雕、老桌椅、石雕古樸迷人。

董眠難得的多話,“越鎧,這裡真的就像是古代的房子一樣啊。”

黎越鎧繼續整理行李,無奈道“ 不然怎麼叫古鎮?為什麼要叫客棧?”

“也是。 ”

董眠左右兩邊窗戶跑了兩遍,再觀察了一下窗台處茂盛中垂而下的花草,才後知後覺的回去吧女黎越鎧的忙。

忙完,黎越鎧才帶著董眠在客棧裡轉了一圈。

董眠第一次接觸如此古色古香的東西,興致昂揚,走得很慢。

在逛完客棧,天色將晚。

兩人打算出去吃飯。

找了一家有名的飯店吃了飯,外麵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古鎮處處點起了色彩斑斕的燈籠,映襯著青石板街,橋流水,幽靜安逸的環境,漫步其中,平靜而寧靜的美好讓心湖變得澄清而透徹。

就是黎越鎧臉上也多了幾分尋常難得一見的真正平靜的笑容。

黎越鎧牽著董眠的手,大手微微收緊,笑了。

董眠看了他一眼,“嗯?”

黎越鎧搖頭。

他隻是忽然覺得,自己明白了旅遊的真正意義所在。

董眠對花燈非常感興趣。

黎越鎧想給她買一個,董眠搖頭“我們行李很多,帶不走的,看看就好。”

“嗯。”

他們逛了兩個多時,一覽古鎮夜景。

肚子空了,開始品嚐起古鎮上的特色吃。

黎越鎧每樣隻買一個。

“你不吃?”

吃種類繁多,每一樣都嘗試,哪有肚子吃完?我們每人吃一口啊。

著,將手中的極具特色的糯米糍粑遞到了董眠的唇邊來。

董眠咬了一口,黎越鎧輕抹著她的唇,然後禁不住的在她唇邊輕啄了下,目光溫柔,“好吃嗎?”

董眠一頓,瞪他,讓她收斂點。

黎越鎧表示很無奈, “冇辦法,誰叫我家眠眠的嘴看上去比較可口。”

董眠直接轉身走人。

黎越鎧笑容燦爛,拉著她,“好好好,彆生氣啦,不是喜歡嗎?來,再咬一口。”

“你……彆亂來。”她惱怒。

完,再咬了一口糯米糍粑。

黎越鎧“我儘量。”

然後,把剩下三分一他放到了自己的嘴裡,得意洋洋道“這樣外麵不是能把這條美食街的吃都嘗一遍了?”

董眠“……”

不過,他的辦法是管用的,就是做法過於親昵,引得周圍的人頻頻側目。

其實,他從就不是一個習慣和人如此親近的人。

至少,在她之前,他從未和任何人共用過餐具。

更彆玩這些你一口我一口的遊戲了。

如果換了彆人,他覺得能把他給噁心死。

可在董眠麵前,他樂此不疲。

兩人手牽著手,在熱鬨的街道上走走停停,時而嬉笑,時而嗔罵,一路上董眠嚐了十多種特色吃。

好吃的,給董眠多吃點。

不好吃的,他多吃。

直至滿載而歸,到亭閣中歇息。

這時天氣正好,月色微涼,於池塘中對影成雙。

客棧裡客人不少,錯落的院子裡處處是賓客的歡聲笑語,卻也充斥著一股安寧平和的氣息。

黎越鎧拾起董眠的手在她指尖落下一吻,俊美的麵容在月色中輝映著,越發俊美魅惑。

他笑容滿足,“看來,我們冇來錯地方。”

這裡他很喜歡。

這兩章都三千字一章,今天還有更新,估計在晚上。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