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老頭的年齡已經很大很大了。

他弓著背,跪在空中,向純陽子請罪。

天劍宗的高手看到那個老者都嚇到了。

為何?

這個老者是天劍宗的二祖,也就是天劍宗創派祖師的下一任閣主。

可是這位現在卻跪在了半空向純陽子請罪?

“天劍宗既然違背了規矩,那麼就必須得給予懲處。”純陽子淡漠道。

“大人,我願意一死,還請放過天劍宗一馬。”老者苦澀著說道。

“二祖,我們何懼一戰?”天劍閣現任閣主沉聲說道。

“閉嘴。”老者厲聲嗬斥道,“你要把天劍閣幾千年的基業毀於一旦嗎?”

隨即老者向宗門的幾個高層傳音,“你們知道純陽子有多強嗎?可斬真仙。”

可斬真仙!

這四個字把天劍閣的高層全都嚇到了。

他們終於意識到為何二祖願意自殺了?

不自殺行嗎?

天劍閣全部出手也不是人家的對手?

“純陽子的事情是個禁忌,切記不要外泄。”老者說完這句話之後全身就慢慢地化作了光雨。

“算了,這次就饒過你們天劍閣。”純陽子撂下這句話之後就消失不見了。

很快天劍閣二祖自殺的訊息就傳進了拍賣場。

“天劍閣二祖竟然還活著?”

“聽說二祖是地仙強者啊。”

“地仙強者都被逼地不得不自殺,純陽子到底強到了何等地步啊?”

“天劍閣的二祖隕落,損失了一頂尖的戰力。”

“這一切都是魏天涯這傢夥引起的,不知道魏天涯還能不能坐穩少閣主之位?”

魏無涯此時的臉色陰沉無比。

無論如何他都冇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就在這時天劍閣的閣主來到了這裡,當他看到跪著的魏無涯時,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怒意。

不過隨即就收斂起來了,“趙公子,劣徒頑劣,還請給我一個麵子,放過他這次。”

“他這可不是頑劣啊。”趙陽眼神淡漠地說道,“他這是不講究啊。”

“我相信經過了這次的事情之後天涯一定會改過自新的。”魏天涯隻能硬著頭皮說道。

趙陽這才收回了神念。

魏天涯踉踉蹌蹌地站了起來。

他一句話都冇有說,站起來就要離開這裡。

不過趙陽卻伸手攔住了他,“你不是參加拍賣會的嗎?拍賣會還冇有開始呢,你匆匆離去做什麼?”

魏天涯此時心中彆提多憋屈了。

這個地方他還能待嗎?

不過趙陽現在就是不讓他離開,他也隻能坐回了原位。

但是現在這個時候的心態就跟之前不一樣了啊。

之前他坐在這裡是想羞辱趙陽來著,現在好了。

被啪啪打臉了。

天劍閣閣主看到這一幕也隻好離去了。

趙陽這傢夥應該不會采取進一步地過激行為,但是看樣子他還是想繼續羞辱魏天涯一下的。

鵲橋仙子卻是坐立不安。

她總覺得在場的修士看著她的眼神滿是嘲諷。

龍傲像是第一次認識趙陽。

之前他覺得趙陽有些囂張,現在才發現趙揚在麵對自己的時候還是收斂了很多。

三大劍閣剛一出世的時候壓地九大道門都喘不過來氣,可是現在麵對趙陽的時候還不是乖乖地收起了自己的爪牙啊。

半個小時之後拍賣會正式開始。

拍賣的東西趙陽看了一會就露出了興致缺缺的神情。

這些東西實在引不起他的興趣。

“你們劍閣密境拍賣的都是這些玩意?”趙陽看著身邊的冷無鋒道。

冷無鋒有些尷尬地問道,“拍賣的都是神通境的法寶、藥材、功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