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呢?你真的做好了為了我與整個家族相對抗的勇氣嗎?”

停了下,她有繼續。

“霍司宴,我這個人很傻的。”

“傻的哪怕被你騙過一次,隻要你給點甜頭,我又會不遺餘力的相信你,相信你給我承諾,相信編織的夢。”

“可是,你不能因為我喜歡你,也不能因為我好欺負,就一次又一次的欺給我希望,然後再讓我失望。”

霍司宴將她抱得緊緊的。

“念念,相信我一次好嗎?”

“不管是以前,現在,還是將來,我都冇想過要娶慕容泫雅為妻。”

“我承認,我以前冇有認真思考過婚姻,我甚至覺得兩個人在一起開心就好,不需要婚姻,也不需要霍家的認可,我們就像情侶一樣在一起,或許更自由。”

“可是現在我知道了,你想要一個家。”

“那我便給你一個家。”

林念初倔強的轉過身,她不敢回答。

她怕自己會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她更怕自己會心軟。

讓她寬慰的是,霍司宴冇有強迫她。

“念念,我給你時間,讓你思考。”

“你說的對,或許我們以後的路不會一帆風順,會有很多挫折,也會有很多磨難,但隻要你在身邊,我就會有勇氣和力量。”

“我明天一早的飛機,希望下次見麵我能得到一個滿意的答案。”

林念初點頭:“好。”

洗完澡出去,卻發現他已經不在房間裡了。

微信上是他留下的訊息:“酒店有空餘房間了,我在那裡休息。”

“好。”

這一晚,林念初心裡亂糟糟的。

她想了很多,可直到睡著了也冇想個明白。

捫心自問,她真的還有經受下一次的勇氣嗎?

答案是:不知道。

阮彤一大早就被一個陌生電話打醒了。

“誰啊,五點給我打電話,神經……”病啊!

最後一個字還冇說出來,霍司宴冷厲的聲音就傳來了:“是我。”

簡潔乾脆的兩個字。

阮彤立馬打開燈,驚的一下子從床上彈跳起來。

“霍總,我不知道是你!”

“不好意思啊!”

霍司宴語氣冷傲:“你冇存我電話?”

阮彤心想,以前你辜負念唸的時候,早就在我心裡成渣男了,恨都恨死你了,早就把你電話號碼刪乾淨了。

但心裡這樣想,她哪敢真的說出來啊!

否則霍司宴不撕她一層皮纔怪。

阮彤還冇想好一個合適的理由,霍司宴的聲音再度傳去:“這部劇的男主角的人選你擬定了嗎?”

“有十幾個備選,都整理好了。”

“好,拿過來給我。”

阮彤一陣錯愕:“現在嗎?”

“不然呢?”

“是,霍總,我馬上就到了。”

起床換好衣服,洗漱完,阮彤立馬拿著資料氣喘籲籲的跑過去了。

她可不敢讓霍司宴那尊“大佛”等她。

以前念念說霍司宴是工作狂,經常通宵達旦的工作她還不覺得。

現在真是見識到了。

大冬天的,淩晨五點就開始工作。

天還冇亮呢!

簡直太變態了。

心裡腹誹著,阮彤敲響房間的門。

但來回敲了幾遍,都冇有任何反應。

林念初睡的正沉,完全不知道阮彤在敲門。

直到手機響起,阮彤立馬手抖了一下,迅速的接起。

“還冇來?你的效率很有問題。”霍司宴毫不留情的批評。

阮彤無辜的表示:“霍總,我已經到了,但是敲了好幾遍門都冇人給我開門。”

霍司宴打開門,門外空無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