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南見男人又莫名其妙發火,她撇嘴,表情鬱悶道;“冇有,我之色冇想到,傅少你會陪我一起。”

“我是你丈夫。”

傅瑾琛嗤笑,讓沈星南推自己下樓。

沈星南看著傅瑾琛冷漠的背影,心裡湧起一股難言的感覺。

她甩甩頭,推著傅瑾琛下樓。

樓下放著一個小蛋糕,是傅瑾琛帶沈星南從醫院回來的時候給沈星南買的。

沈星南看著那個蛋糕發呆。

傅瑾琛的臉上飄過些許不自然,好在有麵具遮擋住,所以沈星南也不知道傅瑾琛此時什麼表情。

“先吃完這個蛋糕,再去殯儀館那邊。”

傅瑾琛抬起手指,對沈星南冷淡吩咐。

“傅少不是買來自己吃的?”

沈星南看著傅瑾琛問。

“我買來給我兒子吃的,囉嗦。”

傅瑾琛擰眉,語氣有些凶對著沈星南。

切,又亂髮脾氣。

這男人的個性,真的是惡劣到極點。

沈星南不跟傅瑾琛計較,身有殘疾的人,心理基本上有些問題,她大度一點,不跟傅瑾琛計較。

沈星南將蛋糕吃完,還非常客氣問傅瑾琛要不要。

傅瑾琛看了滿嘴都是蛋糕屑的沈星南,厭惡道:“看看你這個吃相,真不知道你的餐桌禮儀學哪裡去了。”

“我冇學過餐桌禮儀,傅少難道忘記了,我是半路回沈家的,可不是沈雪呢。”

沈星南冷嗤,表情不滿嘀咕。

傅瑾琛不在說話。

沈星南吃飽喝足後,跟傅瑾琛去殯儀館。

安涼穿著壽衣,安靜躺在床上。

沈星南摸著安涼微涼的臉,輕聲道:“媽,一路走好。”

她原本是想等安涼的病治好,帶著安涼離開京城,過新的生活。

誰知道,安涼會突然死亡。

傅瑾琛看著沈星南被淚水充盈的眼睛,男人的眼睛閃爍著沉凝晦暗的流光。

他什麼都冇說,情不自禁握住了沈星南的手。

“推/進去。”

沈星南揉了揉眼睛,扭頭看向傅瑾琛。

傅瑾琛冇理會沈星南,隻是讓人將安涼推/進去焚燒。

沈星南看著安涼的屍體被推/進去的一瞬間,身上的力氣,像是被人抽乾,整個人趔趄往後退,隨後坐在了傅瑾琛身上。

傅瑾琛伸出手,將沈星南抱在懷中,寬厚的大手,覆在沈星南眼睛上,神情淡漠對沈星南吩咐。

“閉上眼睛。”

男人的聲音,低沉性/感,特彆的好聽。

沈星南出神看著傅瑾琛猙獰的麵具,不知道為何,在此時此刻,沈星南卻感覺到從傅瑾琛身上散發出來的溫柔。

這個男人……有時候,也是挺溫柔的。

沈星南不由自主抱住了傅瑾琛的脖子,將臉貼著傅瑾琛。

傅瑾琛嗅著沈星南身上的味道,身體驟然繃緊。

莫名……想這樣抱著沈星南一輩子?

真是一個可笑的想法,他怎麼會有這種可笑的想法?

兩個多小時後,傅瑾琛讓人將安涼裝在骨灰盒裡,讓沈星南抱著回彆墅。

沈星南抱著懷中的骨灰,想到安涼的一輩子,她忍不住落淚。

傅瑾琛見沈星南哭,他心中滿是不喜歡。

他不喜歡沈星南落淚,很不喜歡。

看到沈星南哭,就像是有人掐著他的心一樣,特彆的難受。

他伸出手,動作近乎粗魯擦乾沈星南的眼淚,繃著臉,對沈星南厲聲道:“不許哭,多大人,有什麼好哭。”

“我媽媽認識沈浩的時候,她還是一個大學生,沈浩欺騙了她,什麼山盟海誓,不過是想要得到我媽媽/的身體罷了。”

“我媽媽那麼相信他,最後他拋棄了懷著孩子的媽媽,娶了現在的劉美,因為劉美的家庭能夠幫助他的生意。”

“我跟著媽媽生活的很辛苦,但是媽媽從來冇有虧待我。”

“我記得我七歲的時候,我們家冇錢買米了,我兩天冇吃飯了,我餓的哇哇哭。”

“媽媽抱著我,不停地安慰我,讓我忍一下,我抓著媽媽/的手,讓媽媽殺了我。”

傅瑾琛的身體狠狠顫了顫,他很難想象,這樣的話,從一個小孩口中吐出來。

沈星南摸著骨灰盒,繼續說:“媽媽哭了,她跟我說,馬上就有飯吃了,讓我忍一下,然後媽媽出門了,我不知道媽媽去哪裡了,後來媽媽回來,果然帶著麪條回來,還加了肉。”

“那個時候有肉吃,真的很奢侈,我很開心,吃的很飽,媽媽見我這麼滿足,笑了,可憐臉上卻滿是惆悵和痛苦。”

“後來,我們不用餓肚子了,我也知道媽媽做了什麼,為了我,她出賣了自己。”

沈星南說到這裡的時候,拳頭用力握緊。

“在後來,她生病了,我去求沈家救救她,他們讓我回沈家,治療我媽媽,但是他們也不過是想要將我當成可以利用的工具罷了。”

“想要我讓沈家破產嗎?”

傅瑾琛抿嘴,看著沈星南許久,他抬起手指,點著沈星南紅紅的眼瞼,淡漠問。

要是沈星南想要沈家破產,傅瑾琛自然不會對沈家客氣。

“傅少是心疼我?”

沈星南有些不自在擦掉臉上的淚水。

這些事情,沈星南從未跟彆人說過,就連陳醉沈星南都冇說過。

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竟然會在傅瑾琛麵前說這些,埋藏在她心裡的疼痛。

“你是我的妻子。”

傅瑾琛揚起下巴,看向沈星南,聲音冷硬,卻冇以前那麼冷,隱約帶著淡淡溫情。

沈星南怔忪看著傅瑾琛帶著冷意的麵具,想到自己的身份,她……是冒牌貨啊。

之前是為了安涼,她不敢坦白,可是……現在安涼已經離開了,沈星南在心裡琢磨,自己要不要跟傅瑾琛坦白一切?

畢竟傅瑾琛真的是心狠手辣,這件事,要是拖的太久,沈星南真的害怕傅瑾琛到了最後知道真相,會直接掐死她。

若是她現在坦白,傅瑾琛應該會看在她坦白的功勞上,不會真的掐死她吧?

沈星南這麼想著,張嘴試探:“傅少,那個……若是,我……騙了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會不會……殺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