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梅姐,我走了,再見!”

走出火車站,淩天把行李箱還給熊秀梅,向她告彆。

“等一下!”

“不準走!”

“跟我回家!”

淩天剛剛轉過身,就被人從背後抱住。

熊秀梅就像八爪魚,纏住淩天不放手。

剛剛從火車站走出來,那位中年富豪,月薪上萬年輕人,望著眼前奇葩一幕,目瞪口呆。

“哇靠!這樣也行?”

“年輕真好!我是老了!”

兩人眼裡都是嫉妒,羨慕,但又無可奈何。

人家說,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奶奶的,還真吃上了。

火車站廣場上麵,很多旅客湧出來。

看到一對男女抱在一起,有人擦肩而過,有人留下來觀看。

關鍵是熊秀梅漂亮,身材又好,一對雪白大長腿,十分耀眼。

“秀梅姐,不要這樣,很多人看著!”

淩天掰開對方雙手,都尷尬死了。

“我不管!姐就要你!”

“你不是說先接觸一段時間嗎?好,姐答應你!”

“你先去我家住下,咱們先戀愛,再結婚。”

熊秀梅再一次抱住淩天,莫名其妙哭了。

連她自己都不明白,為何會對淩天動了真情?害怕失去他?

動車上剛剛認識的男人,這麼快就走進她心裡,讓她無法自拔。

“姐,這樣不好吧?我真的不適合你!”

“那麼多人看著,被人笑話了。”

淩天苦口婆心勸著,希望熊秀梅放手。

但這女人就是一根筋,決意纏上他,說什麼都不願意放手。

冇辦法,最終,淩天還是妥協了。

腳長在他身上,想走就走,熊秀梅攔也攔不住。

最重要一點,熊秀梅的堅持,讓他有點好奇,這女人到底經曆了什麼?為何如此癡狂?

攔下一輛出租車,兩人揚長而去。

熊秀梅在烏城購買兩套商品房,一套在小商品批發市場附近,一套在新城那邊。

父母在小商品批發市場附近開便利店,那套房子也就給父母,弟弟,三人居住。

熊秀梅自己居住在新城那邊,藍天小區。

這裡比較安靜,冇人打擾,適合直播。

路上,經過一番攀談,淩天瞭解到一些情況。

熊秀梅前夫吳文俊,是一個偽二代,假裝大款,把熊秀梅騙到手。

但其實,吳文俊就是一個混混,在一家酒吧裡麵當馬仔。

這傢夥跟熊秀梅結婚之後,不但吃她用她的,還喜歡喝酒,一不高興就施暴力。

熊秀梅想離婚,吳文俊威脅殺死她全家。

冇辦法,熊秀梅隻能委曲求全,貢獻金錢,避免捱揍。

但她的委曲求全,反而讓老公變本加厲,越來越過分。

後來,吳文俊老大,就是那家酒吧老闆,盯上熊秀梅,常常來糾纏她。

吳文俊無恥到極點,不但冇有攔阻,還慫恿老婆去陪他老大。

熊秀梅忍無可忍,離家出走,徹底死了心。

最後,熊秀梅付給老公一百萬,才順利離了婚。

就算這樣,吳文俊冇錢花了,照樣來敲詐前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