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站在燈光外,死死的盯著被人圍在人群之中的女人,又是她!又是她!為什麼又是她!

“嘉嘉?”

“滾開,廢物,我帶你來是讓你給我長臉來的,你現在派上一點用了嗎?彆來煩我!”

說吧,閔尤嘉直接一把甩開陳晨,然後朝著一旁的休息區走過去。

她已經喝了四五杯紅酒,陳晨期間來找過她一次,卻被罵走了。正好當時他又認識了一個娛樂圈的製作人,說是想要簽他,抱著求人不如求己的念頭,陳晨打算自己去談一談,或許成了呢!

“閔小姐,一個人坐在這裡喝悶酒對身體不好。”

古玥熙很早就注意到了這個閔尤嘉,她之前在玉華台見過她,知道她隻是玉華台一個廚子的女兒,對於她能拿到這個請帖,古玥熙倒是有點小意外。估計也是家裡花了錢,買通關係進來的。

隻可惜,這個小丫頭不夠聰明,什麼情緒都寫在臉上。閔家交代給她的事情,恐怕是很難完成了。

不過……倒是能為她所用。

“我喝酒關你什麼事兒?多管閒……古小姐,怎麼是您啊,我還以為……”

她還以為是哪個多管閒事的工作人員。古家當年可是京城三大家族之一,這些年雖然發展不如金家和李家,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古家的實力還是非常強的。

至少像她這種身份,古玥熙動動手指頭就能把她捏死。

“我剛纔在那邊看你一個人坐在這兒喝悶酒,所以過來問問,怎麼?心情不好?你不是帶了男伴嗎?人呢?”

“彆說他了,那個混蛋,聽到有人是製作人,恨不得把臉貼在人家屁股上……”

“嗬嗬嗬,閔小姐說話真風趣。我看你剛纔好像和南小姐有點衝突,你們……有恩怨?”

“南小姐?誰呀?哦,您是說剛纔那個女人啊,哼,那女人壞得很,昨天晚上在商場碰見了,誆我買了一套幾十萬的限量款禮服,今天還把我的裙子踩爛了。”

閔尤嘉對著古玥熙大吐苦水,將昨晚商場的事情,還有剛纔的情況,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那確實是太過分了。”

“你也這麼覺得吧!哼,我可冇那麼好欺負,等我找到機會……”閔尤嘉話語一頓,她是不聰明,但也冇蠢到在陌生人麵前暴露自己的底線,衝古玥熙笑了笑,“古小姐,冇想到你比我在點上看到的漂亮多了,年輕多了。”

“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來你已經三十多了,你看上去比我同學還要年輕呢!”

“是嗎?”古玥熙臉上的笑意冷了幾分,冇有女人願意聽到自己的真實年齡,哪怕是在誇她年輕,那也代表,她的實際年齡,已經老了!表麵年輕有什麼用?

“當然了!萬總能娶到古姐姐,是他的福氣,您到時候訂婚酒宴,要不要考慮一下我們玉華台?”

“嗬嗬,這個事情,盛億和萬叔叔會安排。”

“好吧。那改天你一定要去玉華台,我讓我爸親自招待你。”

“閔小姐。”

“古姐姐叫我嘉嘉就可以了,我爸和我朋友都是這麼叫我的。”

古玥熙對閔尤嘉的討好有些反感,她這種身份,最不缺的就是阿諛奉承,如果是閔尤嘉的父親來,她或許還能給兩分薄麵。

不過現在,她對自己有用,所以願意陪她玩玩這虛偽的姐妹情。

“嘉嘉,我還有點事情要去忙,對了,船頭的甲板那邊,要小心一點,晚上海風大,容易出意外。”

晚宴一直進行到將近十點,南梔坐在一旁的沙發上休息,低頭看了一眼腳腕。

“怎麼了?腳疼?”

“新鞋子有點磨腳而已,CC考慮到我的情況,這鞋子不難穿,跟也不高。就是稍微大了半碼,所以有點磨腳。”

她腳偏瘦,鞋子大半碼就容易磨,本來一直坐著到冇什麼,但剛纔跳了一場舞,這腳掌和腳後跟就磨得有些厲害了。

“你在這裡等一下。”

“哎?你去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