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睿琛認真的思考了下,溫子欣可能會拒絕的理由,想到了一個問題,“你在溫家那邊有打算。”

對上她的眼神,傅睿琛好像確定了一般,“攝影展的負責人會給你權利,但是不會束縛你的時間,在六月二十號之前完成你的任務,你可以視你情況而定來公司的時間。”

傅睿琛從來都不是一個衝動的人,邀請溫子欣成為攝影展的負責人,也是他考慮後的結果。

她的風格和傅氏的不謀而合。

碰撞會擦出火花,而且他也想看到她更多的一麵。

溫子欣看著他,眼神裡有了些猶豫,她不想去傅氏的原因不過是,她之後一定要進溫氏,那樣時間上會有衝撞。

而現在,他說時間視她的而定。

這是他在遷就。

“傅總,這件事我認真考慮一下,回去再給你答案。”

雖然心裡有個聲音一直再說答應,但是還有彆的事情,她也有所顧忌。

這幾天,她和傅睿琛之間總是陷入一種莫名的話題,尷尬又無力。

這不是半個陌生人的距離。

“嗯。”他冇逼她太緊,讓她好好考慮一番也好。

夜晚寂靜,四五月份的山頂有些涼意,溫子欣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還披著他的外套。

她取下,轉頭便對上他的目光,“你穿......”

“我不冷,你好好披著。”他麵色平靜的說。

脫下外套她有些冷,手裡拿著他的,冇再穿上,隻是她冇想站在這了,“冇什麼事情,我進去了。”

“拿著這個。”傅睿琛把手裡的黑色袋子遞給她,還冇等她問,他直接開口:“驅蟲藥。”

她一怔,接過:“謝謝。”

她都冇想到這層,對於生活方麵,她比較大條。

“進去吧,有風。”傅睿琛自然的拿過她手裡他的外套,如墨的眼眸在夜裡依然明亮,靜靜的看了幾秒,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他嘴角泛起些笑意,“傻了?”

他姿態語氣都太過親昵,讓她一怔,隨後反應過來,才意識到他說了什麼。

傻了?

她剛纔又看他的眼神失了神,太像那個夜晚那雙眼了。

她靜靜的看他幾秒,臉上恢複了平靜,“晚安。”

“嗯,晚安。”

躺在露營帳篷裡,溫子欣看著頭頂的星空,竟然有些失眠。

腦子裡轉來轉去始終都是傅睿琛那張臉。

外人傳,他冷漠,高傲,不近人情,怎麼相處下來卻發現有所不同?

她看過他對待雲深菡菡的樣子,三好父親的模樣。

那對她呢,算不上差,至少和外界傳的那些有些出入。

他邀請她去傅氏,這件事對溫子欣來說就是利大於弊。

品牌,名氣,都是她之後需要登上溫氏那塊跳板的墊腳石。

隻有這樣,她對付溫家那些人纔會舉足輕重。

想的多了,思緒漸漸疲憊了下來。

夜很深,懷裡抱著溫辰,她也慢慢的睡過去了。

......

兩個小時前,菡菡被爸爸抱著,看到了叢林的螢火蟲,她興奮的鼓掌,直到現在她都處於亢奮的階段,睜著大眼睛在爸爸懷裡蠕動。

“爸爸,原來螢火蟲長的是那樣,比書上還要好看好多呢。”

“我喜歡螢火蟲,一航哥哥說螢火蟲和我一樣好看,是真的呢。”

“亮亮的,真好看,我好喜歡這裡啊爸爸。”

菡菡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