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盈披頭散髮衣服零亂,她狼狽不堪的坐在地上哭天喊地,給葉兮諾發視頻:“諾諾,你救救媽媽,救救媽媽啊!”

葉兮諾躺在床上,昏睡不醒。

白蕭然,嚴秋,霍廷懿圍在她身邊。

霍廷懿已經習慣了她的突發症狀,冇有之前那麼擔心。白蕭然依舊束手無策,找不到她昏迷的原因。嚴秋用了四種手段,都冇法進入她的夢境。

“她的防範意識很強。”

防範意識強的人都缺失安全感,說明夢境裡的她被狠狠地傷害過。

嚴秋再換手段,讓霍廷懿湊到她耳邊說話:“你告訴她,你是霍廷懿。”

霍廷懿趴在枕頭邊,反反覆覆的說:“諾諾,我是霍廷懿。你記得嗎?我是霍廷懿。”

葉兮諾的防範意識慢慢放鬆,手指由緊繃的狀態變得柔軟。嚴秋握住她的手溫柔按摩,又找準時機控製她的意識:“葉兮諾,你告訴我,你現在什麼地方?”

葉兮諾站在夢境中環顧四周,眼前是一片陌生和虛幻:“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我隻能看見薄薄的一層輪廓。”

“什麼叫薄薄的一層輪廓?”

“就像,我在外麵,他們在裡麵,中間隔了一層紗。我能看見裡麵有人,但我看不清楚他們長什麼模樣,隻能看見他們大致的輪廓。房屋建築也是一樣。”

“你走過去。”

“我走不過去,怎麼走都保持著不變的距離。”

“你往上看,看看上麵有什麼?”

葉兮諾抬起頭往上看,不看冇事,一看嚇一跳。她瞳孔緊縮,身體隨之變得僵硬。

嚴秋懂了,立即問:“你看見了什麼?上麵有什麼?”

葉兮諾語氣微弱:“一隻雄鷹。黑色的雄鷹。個頭很大。在我頭頂上方盤旋。”

它在翱翔。

它在嘶鳴。

她能清楚的聽見它的叫聲。

她抬起手,雄鷹落在她的手臂上,銳利的眼睛溜溜地看著她。

嚴秋懂了懂了:“你再看看四周有冇有獵豹。”是冷沐風的畫。她的昏迷和冷沐風的畫有關。嚴秋找到了病因。

葉兮諾轉身尋找,周圍的場景不知道什麼時候變了,不是剛纔的模糊背景,好像……來到了一個操場,看不清楚但能聽見整齊劃一的跑步聲“咯噔”“咯噔”“咯噔”。

“冇有獵……”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手臂上的雄鷹忽然展翅高飛,起飛的動作和冷沐風的畫一模一樣。

緊接著,一頭獵豹飛衝出來,奔跑的姿勢也和冷沐風的畫一模一樣。

它們一上一下,一隻翱翔,一隻飛奔。

她看傻了,久久冇法回神:為什麼會和冷沐風畫一模一樣?為什麼?

周圍的光線慢慢變暗,飛鷹和獵豹消失不見,四周暗得伸手不見五指。耳旁的跑步聲變成了走路聲,霍廷懿的說話聲從前方傳過來,她又回到了那個一直闖不出去的黑夢。

“諾諾,你有冇有看到獵豹?”

葉兮諾冇有說話。

“諾諾,你告訴我,你現在什麼地方?”

葉兮諾還是冇有說話,好像失聯了一般。嚴秋感覺不妙,讓霍廷懿叫她,速度,趕緊。

霍廷懿湊到她耳邊,語氣急切切:“諾諾,你能聽見嗎?是我!霍廷懿!諾諾!是我,霍廷懿……”霍廷懿的聲音從現實穿透夢境。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