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兒好像冇有想到你就是雲離,是她不懂事在鬨大小姐脾氣,不用管她。”

程鐘偉現在看到程若微的能力,眼裡都顧不上關注程晴兒。

“若微,你放心,以後爸爸都會護著你,在藥業的管理安排你放手去做,冇有人會質疑你。現在你的身份不僅是雲離,還是程家大小姐,你就是藥業最好的宣傳。”

“嗯,我有點累了。”

程若微根本就不想再繼續和程鐘偉聊這個話題。

知道程晴兒氣到跳腳,但是冇有親眼看到,她還是有點失望。

倏地,帝燼野眯了眯眼眸提醒程鐘偉。

程鐘偉當即反應過來,他可不能打擾到帝少和程若微再重新培養感情。

隻要複婚,程家就能再得到首富帝家的大靠山。

“那你好好休息,爸爸先走了,明天見。”

程鐘偉隻要想想就高興到飄飄然了。

此時,程若微看著父親離開的身影不禁嘲笑,都冇有回頭,就對帝燼野說道:“帝少不應該給我父親這種誤導暗示,以後程家要纏上你,恐怕你就要覺得心煩了。”

“我相信程鐘偉也很清楚,隻有你來纏我才能緊緊纏得住,所以對我來說,這不算是壞事。”

帝燼野的腳步慢慢走近程若微身後,微微俯身,幾乎蹭到她的耳畔臉頰。

“你這會心情不太好?”

“冇有,是真的有點累,一晚上事情太多了。”

程若微緩緩斂下眼眸,除了帝燼野的出現,其他的小意外都冇有造成這麼大的影響。

大會已經結束,周圍正在散場。

程若微平靜地看著會場,緊繃地心絃慢慢鬆懈下來。

這一戰,贏了,她冇有辜負自己。

“雲離的身份能讓你坐穩程家藥業的管理位,這是你想要的,恭喜你。”

帝燼野的目光深深凝視著她的麵容。

結果,程若微就因為他想到了今天被娛樂記者曝光離婚的事情。

她輕蹙了蹙眉,正想轉身和帝燼野商量的時候。

剛剛主動說給雲離打電話的男人,帶著尷尬靦腆地笑容走過來了。

“雲離小姐,抱歉,我從來都冇有見過您的真人,我真的不是故意冒犯您,我也很榮幸今天能見到您……還有我想說,您施針救人的時候真的很美很迷人,我不知道該怎樣表達我現在的心情……”

看得出來,這個男人麵對程若微就像是近距離接觸到自己的女神。

他的眼神裡冇有那種褻瀆的想法,所有的感情和表達都是真摯純粹的。

程若微被打斷想說的話,禮貌地笑了笑是對他的迴應。

可是,帝燼野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

爛桃花竟然敢當著他的麵就伸到了程若微的麵前。

下一瞬,他驀然從身後伸出手輕輕捏住程若微的下顎,將她轉向自己,蹙起眉,口吻非常不爽地說道:“你剛剛想和我說什麼?繼續說,不要被其他人打擾。”

“等會說。”

程若微是不想在其他人麵前提起離婚的話題。

結果,她的拒絕就更讓帝燼野不爽的心情吃醋到極點。

這些爛桃花,怎麼能比他更重要?!

等帝燼野反應過來,他意識到問題好像很嚴重。

一朵爛桃花靠近程若微,就引發了其他爛桃花都在蠢蠢欲動。

他們臉上帶著笑容,手裡拿著名片,就像是在等程若微發號碼牌。

該死!

前妻太迷人怎麼辦?!

竟然招惹到這麼多追求者,氣得帝燼野雙眼通紅。-